【德国内外】默克尔总理位置可能不保?德国民调变化不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从近期民调数据看德国政局现状

作者:袁杰

 

德国近期民调数据显示,组成大联合政府的联盟党和社民党所获支持率均低迷不振,从而表明民众对本届政府工作颇为不满。而在野诸党则处境各异。其中,绿党表现亮眼。但左翼力量能否得到整合,现今还不得而知。目前,德国政坛各党都着眼于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之后的布局。

 

遭遇挫折的联盟党

2017年10月德国联邦议会选举结束后,因“牙买加联盟”谈判破裂,联盟党和社民党历经曲折,才于今年3月14日组成了新届大联合政府。

但数月以来,本届政府的工作并不顺利。特别是前个时期,总理、基民盟主席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内政部长、基社盟主席泽霍夫(Horst Seehofer)曾因难民问题发生激烈争执,大联合政府几近破裂。期间,《南德意志报》曾援引了泽霍夫这样一句话:“我不会让一个女总理解除我的职务,而她只是由于我才成为女总理的。”默克尔和泽霍夫的恩恩怨怨使人们对联盟党的前景感到担忧,并对本届政府能否正常运作产生了疑虑。2018年8月2日和24日公布的德国电视一台“德国趋势(Deutschlandtrend) ”民调数据就是对此的一个佐证。

民调Deutschlandtrend的结果

 

从8月2日的民调数据来看,大部分受访者对本届政府的卫生、养老金和社会福利政策都表示不满。即使对联邦政府的避难和难民政策也仅有22%的受访者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而竟有77%的人表示不太或根本不满意。当然,也只有39%的受访者认为该政策是非常重要的议题。

受此影响,联盟党的支持率已跌破30%,在上述两次民调中均为29%,加上社民党的18%,本届政府目前只获得47%的支持率。据称,“德国趋势”迄今为止公布的执政党获得的最低支持率。虽则其他一些民调机构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联盟党所获支持率要比29%高一些,但大致也就是在30%上下浮动。

而对联邦政府的不满也在对总理默克尔和内政部长泽霍夫的评价上体现出来。在8月2日的“德国趋势”民调中,54%的受访者对默克尔的工作不太或根本不满意,满意或非常满意的只占46% (与上个月相比跌落了两个百分点)。 据称,这是自上届联邦议会选举以来的最低值。

德国总理、基民盟主席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内政部长、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

 

此外,只有27%的受访者对泽霍夫的工作表示满意,与上个月持平。据称,这也是上届联邦议会选举以来的最低纪录。而竟有68%的受访者对泽霍夫的工作不太或根本不满意。

由此可见,民众眼下对默克尔和泽霍夫这两位联盟党领军人物的工作都不甚满意。今年10月,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将举行州议会选举。就前者而言,根据民调机构GMS 8月初公布的一项调查,基社盟只获得了39%的支持率。而8月28日公布的、民调机构INSA为《图片报》所作的民调结果显示,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的支持率已跌至36%,距离该党自己所设定的在州议会选举中取得绝对多数这一目标越来越远了。一旦基社盟失去绝对多数地位,则无论是基社盟主席泽霍夫还是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Markus Söder)均难辞其咎,并最终将会削弱基社盟在大联合政府的执政地位。

此外, 2019年,勃兰登堡、图林根和萨克森这三个德国东部州还将举行州议会选举。由于东部地区的政党格局错综复杂,因而基民盟为了保住自己的执政地位,将不得不顾及各种结盟的可能性。为此,石荷州州长丹尼尔·君特(Daniel Günther) 日前曾就基民盟与左翼党在东部地区结盟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不料竟然在联盟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默克尔立即表态道:“我不赞成与左翼党合作,数年来都一贯如此。”看来她要守住自己营垒的底线,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而君特本人在遭到猛烈抨击后也表态道:“我坚决拒绝与左翼党结盟”,但他此前的表态确实使人们对默克尔之后的德国政党格局变化有了更多期待。

 

徘徊不前的社民党

 

在上述两次“德国趋势”民调中,社民党的支持率均为18%。埃姆尼德 (Emnid)研究所8月中旬的两次调查结果则显示,社民党的支持率曾跌至17%(8月25日又回升至18%)。而在上述INSA 为巴伐利亚州所作民调中,社民党的支持率更是惨不忍睹,仅13%,甚至排在基社盟(36%)、绿党(15%)和另类选择党(AfD,以下简称: 选择党) (14%)之后,名列第四位。

据报道,社民党内部已对上述民调数据感到紧张不安。社民党副主席、莱法州州长玛露·德莱尔(Malu Dreyer)认为,社民党必须为其社会福利政策大作宣传。“我们必须让民众意识到这些项目只是因为社民党才得以实现的。”“这里包括在护理方面取得的进展,雇主和雇员各自承担一半法定医保费,面向未来的托儿所相关法律以及为长期失业者提供就业机会等项目。”但德莱尔的提议究竟能否奏效,现在还不得而知。

如上所述,在今年10月巴伐利亚和黑森两州州议会选举后,其他一些联邦州2019年也要相继举行州议会选举。此外,欧洲议会明年5月也将迎来换届选举。一旦社民党在这些选举中失利,党内将要重新爆发对该党策略和领导层的争论。毕竟今年1月在波恩举行的社民党特别党代会上,有近44%的代表投票反对大联合政府,而此后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在当选为社民党主席时也只获得了66.35%的选票。现今社民党的支持率甚至低于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带领该党在上届联邦议会选举时所获得的20.5%的得票率。因而,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选举惨败局面,恐将成为社民党党魁纳勒斯的一大难题。

社民党主席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面对低迷不振的民调很头疼

 

此外,2019年底,纳勒斯还必须在一次党代会上制止社民党退出大联合政府,这是因为组阁协议的审查附加条款提供了退出政府这种可能性。从目前来看,纳勒斯是不愿让社民党退出现政府的。这位社民党女党魁想让自己党保持在社会中间位置,并寄希望于在默克尔时代结束后能开启与绿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局面。

当然,在8月2日的“德国趋势”民调中,两位社民党阁员的工作获得了好评。与上个月相比,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的支持率上升了两个百分点,现为46%, 而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的支持率竟然飙升8个百分点,达到了48%。这也是人们对社民党在大联合政府内工作的一种肯定。

但在本届政府刚开始运作时,社会党内对肖尔茨和马斯两人的工作颇有微词: 前者被指意欲继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的衣钵,继续推行“零赤字”政策; 而后者则因对俄持强硬态度而遭诟病。近一个时期来,两人都对工作的侧重点做了相应调整。

就外交政策而言,马斯曾表示:“我们既不是俄国也不是美国的囚徒。我们的财政预算、能源供给和贸易关系都是由我们自己做主并依据事实来作出决定的。”马斯并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和德国进行指责后声称:“我们不能毫无保留地信赖白宫了。”日前,这位德国外长还表态道:“只有当欧洲在世界政坛上具有更大影响力时,我们才能与美国建立一种新的平等伙伴关系。”马斯的这类表态颇得人心,他的支持率有望继续攀升。

 

处境各异的在野党

 

从上述两次“德国趋势”民调数据来看,最令人吃惊的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选择党的支持率已达17%,只比百年老党社民党少了一个百分点。而在上述INSA的民调中,选择党在巴伐利亚州甚至领先社民党一个百分点(选择党14%,社民党13%)。一旦基民盟和基社盟继续就难民问题争执不下,甚至激化的话,则选择党的支持率还有可能会上升。该党党魁亚历山大·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日前甚至向媒体声称:“选择党的潜力远超20%。只要默克尔女士担任联邦女总理,这一潜力就会越来越大。”选择党的迅速崛起确实给德国其他政党敲响了警钟。

当然,在上述“德国趋势”民调中,令人刮目相看的还有绿党,其支持率已达15%(8月2日)和14%(8月24日)。毕竟在上届联邦议会选举中该党仅获8.9%的选票。现今,在联邦层面上,它仅落后社民党3至4个百分点。而在上述INSA的民调中,绿党在巴伐利亚州所获的支持率甚至超过社民党(绿党:15%, 社民党:13%)。这两个曾经在1998年至2005年间组成“红绿联合政府”的政党正在德国政坛上较劲。对社民党而言,绿党这一昔日盟友已成了强劲的竞争对手。

由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和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担任主席的新领导班子正在带领绿党成为称职的在野党。据此间媒体报道,哈贝克颇有雄心壮志,他要把绿党建成人民党。哈贝克声称:“如果社民党让空缺出现,则其他人必须填补这一空缺。”这位绿党主席的目标是,让自己党接替社民党成为最强大的中间偏左政党。哈贝克的这一战略目标已使社民党感到极大的压力。但绿党新主席安娜莱娜·贝尔博克在民众中知名度还不高。在8月2日的“德国趋势”民调中,竟有73%的受访者表示不认识她或者不能对她作出评价。这也是绿党新任领导人必须努力改进之处。

绿党新的双主席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和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获得好评

 

现今在难民问题上,绿党依然拒绝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列入“原始地安全国家”名单,因而与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相左。

民调机构福尔萨(Forsa)负责人曼弗雷德·戈尔纳(Manfred Güllner)认为,绿党此前在“牙买加联盟”谈判中的务实作风为其现今的亮眼表现打下了基础。戈尔纳并声称:“这些人不再被视作胡思乱想的左翼分子。”此外,他还观察到一种趋势:“以前的自民党选民第一次投奔绿党。而至今为止这是明显区分开来的。”看来绿党现今不仅对社民党,而且还对其他政党构成了威胁。

在上述的两次“德国趋势”民调中,左翼党的支持率均为9%。但引人注目的是,该党议会党团主席莎拉·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不久前在网上发起了整合左翼力量的“反抗”(Aufstehen)运动。据称,数日内就有数万人响应。左翼党前主席、瓦根克内希特的丈夫奥斯卡·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表态道:“我们对此非常满意。”

此前,马尔科·比洛(Macro Bülöw)(社民党)、泽维姆·达格德伦(Sevim Dagdelon)(左翼党)和安特耶·福尔默(Antje Vollmer)(绿党)三人还联袂在《明镜》周刊上发表评论称,德国左派四分五裂且软弱无力。三人认为,一个使其进入攻势的运动是必要和合理的。而瓦根克内希特本人则在社民党和绿党领导层拒绝参与该运动后声称:“只要社民党和绿党所做之事与默克尔女士没有根本性的区别,ʻ红红绿ʼ对选民就没有吸引力,因而也就不会拥有多数。”

莎拉·瓦根克内希特组织的“反抗”运动将于9月4日正式登上政治舞台。但正如《明镜》周刊所指出的那样,该运动是与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的主导路线针锋相对的。因而,只要这三党头面人物拒绝参与“反抗”运动,该运动还难成气候。

左翼党议会党团美女主席Sahra Wagenknecht发起“Aufstehen”(起义)运动

根据上述两次“德国趋势”民调,自民党在所有在野党中所获支持率最低,只有7%(8月2日)和8%(8月24日)。当初,该党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在让“牙买加联盟”谈崩时,的确有看衰默克尔,并押注她下台的想法。 但自此以来,自民党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始终不见起色。在上届联邦议会选举时,该党还获得了10.7%的选票。现今只有7%至8%的支持率。看到这一民调数据,不知这位自民党党魁会作何感想?

当然,正如拙文《自民党主席林德内尔押注默克尔下台》所言,林德内尔、基民盟新秀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和联盟党议会党团基社盟议会小组主席亚历山大·多布林特(Alexander Dobrindt)三人都知道,“最迟等到默克尔和霍斯特·泽霍夫时代告终,他们的时代就会来临。因而,林德内尔所谋划的正是他在默克尔下台之后的前程。”

但从目前来看,虽则这位自民党党魁自“牙买加联盟”谈崩以来频频接受媒体采访,针砭时弊,还不时把矛头指向总理默克尔,但自民党依然难有起色,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纵观全局,在“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朝野各党均着眼于默克尔之后的布局。虽则默克尔的“女王储”、基民盟总书记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联盟党未来的接班卡位战中占据有利地位,但基民盟保守派领军人物、卫生部长延斯·施博恩也不会拱手相让。而社民党副主席、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肖尔茨也早已立下有朝一日成为联邦总理的志向, 现正扎扎实实地在任上做出业绩。此外,一旦绿党主席哈贝克成功地使自己党取代社民党成为最强大的中间偏左政党,则他也有可能成为总理候选人。总之,现在要勾勒出默克尔之后的德国政坛格局还为时过早,但未来的总理职位竞争者正在陆续登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