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美俄在叙利亚剑拔弩张,德国会不会卷入这一战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会参与对叙利亚军事打击吗?

作者:袁杰

 

美国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不久前曾对德国施加压力,要求后者在叙利亚政府军再次动用化学武器时能参与军事报复行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此而陷入困境。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出于多重考量, 暂且排除了对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击的可能性, 因而眼下也为默克尔解了围。但叙利亚内战尚未结束,德国可能会再次面临是否参与对叙利亚军事打击的难题。

叙利亚的内战

在2011年初阿拉伯之春的进程中,叙利亚也爆发了反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的示威游行。随着外国势力的介入,这些示威活动也逐步升级,并最终演变成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力量之间的冲突。

叙利亚随即被分割成各个区域,并分别由叙政府军、反对派组织、库尔德人和伊斯兰极端分子所掌控。随着俄罗斯和美国的介入,这场内战进而发展成了两个世界大国之间跨地区的冲突。而土耳其2015年空袭库尔德地区以及2018年春该国正规军攻占叙利亚阿夫林地区,更是乱上添乱,使这场冲突更加激化。

按照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派员斯塔凡·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2016年4月的估计,自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已有40万人遭杀戮, 而按照专家们2018年4月的估计,被杀害的人数更达50万人。此外,叙利亚内战并造成了空前规模的难民危机。联合国将其称为自上世纪90年代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

叙利亚内战难民

 

在叙利亚内战中,动用化学武器一事引起了全球公愤。按照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的陈述,联邦政府已获悉,在叙利亚内战中至今已证实有13次动用了化学武器。联邦政府代表在议会国防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提到了这一数字。其中4次是由叙利亚政府军所为,而“伊斯兰国”则2次动用了化武。在其他案例中,作案者的身份尚未明了, 其中还包括今年4月大马士革东古塔区杜马镇发生的惨案。作为报复行动,美国、法国和英国在事发后袭击了叙利亚政府军的军事设施。

叙利亚内战至今已持续逾7年。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叙政府军现已收复了绝大部分的领土。据称,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目前已成了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国”及其他极端组织的最后堡垒。

在西方,人们不久前曾担心叙利亚阿萨德地面部队将会发起收复伊德利卜省的战役。数万名伊斯兰分子并已宣称要作顽强抵抗。为此,联合国正在为新的大规模逃难作准备。联合国叙利亚危机区域协调员帕努斯·穆姆兹斯(Panos Moumtzis)解释道,这可能涉及90万人口。联合国并向俄罗斯、美国和土耳其提供了叙利亚伊德利卜地区超过235个医院和学校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数据。穆姆兹斯声称:“我们要求平民不致成为攻击目标。”

而美国则预计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役中会动用化学武器。因而,应对叙利亚化武问题又被提到了议事日程上。

特朗普的算计

 

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美国此时也对德国施加了压力,要求联邦国防军在叙利亚阿萨德军队再次使用化学武器时能参与军事报复行动。

据《明镜》周刊报道,美国驻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曾向此间的议员们和政治知情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 一旦阿萨德再次越过红线,在攻克反政府军的最后堡垒伊德利卜时重新使用毒气,西方将如何应对? 据称,他随即表示:“现在就已经有了一个强大的联盟,它将会比上一次更加强大。”这里的“上一次”指的是今年美国在今年4月叙利亚杜马镇毒气袭击事件后对阿萨德军发动的报复性攻击。但那次只有法国人和英国人参与了行动。而这次美国人要让尽可能多的国家加入打击阿萨德的联盟。

言行经常惊世骇俗的美国驻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

这位美国大使并声称: “我们并不乞求其他国家参与。”但同时又明确表明了他对柏林的要求。格雷内尔坦言道,德国必须用“强烈的声音”向阿萨德表明,绝对不允许他使用毒气。据称,这是美国人对其德国盟友的最低要求。

为了敦促德国参与对阿萨德军队的报复性攻击,美国还专门派出叙利亚问题特使詹姆斯·杰弗里(James Jeffrey)出访德国。据称,这位特使能操一口流利的德语, 并能就上世纪70年代末抗议北约部署核导弹双重决议的示威游行或就本世纪初德国是否参与伊拉克战争的争论作专题报告。由此可见,杰弗里是个真正的“德国通”。

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詹姆斯·杰弗里(James Jeffrey) 

 9月中旬,这位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在柏林曾对记者声称:“表示政治支持的最好方式不是演说,而是军事上的团结一致。”杰弗里并表示,美国正设法在北约内为这样的军事行动获得尽可能多的军事支持。这位特使还直言不韪地宣称,德国的否定答复对美国来讲不是选项。“如果英国人、法国人或其他北约成员国支持我们,而德国人却加以回绝,那么在华盛顿人们将会感到吃惊。”

杰弗里随即话锋一转说道,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寻求盟国军事支持实际上是国内政治的需要。“我们也有内政。如果一位总统能显示,其他人支持我们,那是有利的。”为此,这位特使还提到了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那时,德国和法国没有参战。“对于美国来讲,这曾是一个很大的内政问题。”

而对德国目前由此而产生的问题,杰弗里则表示不可理解。为此,他还特地援引普鲁士军事战略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的话表示:“每一种战争行为最终都是政治性的,这是我们从一位德国人那里学到的。”

今年11月6日,美国国会将举行中期选举。现今参众两院均掌握在特朗普总统所在的共和党手中。一旦共和党在这次国会选举中败给民主党,则特朗普执政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在过去数周中,数位美国使者已向德国总理府、国防部和外交部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 一旦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的话,联邦国防军是否会参与报复行动。据报道,为此美国人正试探性地询问5个以上欧盟成员国的意见。而在与联邦政府的洽谈中,美国代表所要获悉的是,德国人准备为叙利亚军事行动作出什么贡献。据说,在华盛顿人们的期待是,在超出后勤支持或者给美军战舰护航之外,德国还能使用“强硬的”军事手段。 据此间媒体报道,国防部正在探讨德国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一事。

默克尔的困境

 

美国的上述询问无论在外交还是在内政方面都让德国感到十分棘手。这个问题并分裂了大联合政府。

社民党党魁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s Nahles)断然拒绝联邦国防军参与上述军事行动。她表示:“社民党既不会在政府内也不会在议会中赞同德国参与叙利亚战争。”这是因为纳勒斯知道社民党议会党团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该党团成员甚至在延长联邦国防军在伊拉克培训任务期限问题上还争论不休。

但基民盟主席、联邦总理默克尔则批评了社民党的立场。她表示:“在有地方使用化学武器和未遵守国际公约时, 简单地认为我们可以视而不见, 这也不能是答复。”在这种情况下,“从一开始就简单地说不”,“这不能是德国的立场”。在默克尔在联邦议会作出上述表态时,基民盟和基社盟热烈鼓掌,但社民党则表示沉默。社民党党魁纳勒斯甚至故意注视着手机,对默克尔的发言置之不理。

在默克尔表态后,纳勒斯也发了言。她强调,只有联合国安理会,或在其瘫痪时,联合国全体会议才有权授予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采取行动。“只要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我们社民党人就不会支持对叙利亚进行武力干涉。”

当然,社民党人、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 在德国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问题上的立场则与纳勒斯稍有不同。马斯在联邦议会上强调,德国可能采取的所有行动必须建立在基本法、国际法和议会参与法的基础上。在回答左翼党外交政策人士施特凡·利比希(Stefan Liebich)的插入提问时,这位德国外长并声称: “我们必须尽一切力量阻止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

这位德国外长并表示,当然联邦政府也讨论了可能的后果,但只有“在向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时,我们才会回答该问题”。马斯同时指出,“在国际法和宪法层面上特别难”找到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德国联邦议会的授权”。

在此前的讲话中,马斯还表示,联邦政府将竭尽所能,以使在叙利亚“拥有一个政治解决方案”。马斯还表示,他还将设法对土耳其及对来访的俄国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施加影响,以避免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发起大规模进攻。此外,德国还将在叙利亚“担负起我们的人道主义责任”。

当然,就参与军事打击而言,根据联邦议会科研服务处的一份鉴定报告,一旦叙利亚政府军再次动用化学武器,如联邦国防军参与报复行动,则将会触犯国际法和宪法。 因而,这是违法的。

而就动用化学武器而言,此间媒体担心的则是,一旦再次发生化武袭击事件,如何来确证作案者究竟是叙政府军还是伊斯兰恐怖分子?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就认定叙政府军是元凶而发起军事行动,并要求德国参与,这是根本行不通的。

俄总统的决策

 

叙利亚政府军此前曾准备发起对伊斯兰分子重镇伊德利卜的大规模进攻。有鉴于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纽约声称,必须阻止该地区“变成血腥屠杀之地”大规模进攻将会引发一场“人道主义的噩梦”。

古特雷斯还呼吁土耳其、俄国和伊朗继续寻求一种保护伊德利卜平民的途径。三国首脑曾在德黑兰举行过峰会,但未能达成共识。在会晤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Recep Erdoğan)试图阻止叙政府军对伊德利卜发动攻势,但遭到了失败。

9月中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前往索契,再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会晤,并就在伊德利卜设立非军事区一事达成了协议。按照该协议,所有反对派武装人员必须在10月10日前离开这一15至20公里宽的地区,必须交出重型武器。而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宪兵则将从10月15日起控制这一走廊地区。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则排除了此间许多人所担心的对伊德利卜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击的可能性。

但此间媒体对此还抱怀疑态度, 认为一些问题仍悬而未决。譬如,伊斯兰分子是否会撤离该非军事区? 这些武装人员会否交出重型武器? 据此而持有这样的观点,即普京和埃尔多安这次达成的协议给人仅是一种希望而已,不能过分解读。

而依笔者所见,普京这次之所以会接受埃尔多安设立非军事区的提议,很可能出于多重因素考量:

其一,如果普京这次拒绝埃尔多安的提议,则后者威胁将要中断俄土伊三国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就叙利亚前景举行的谈判,这就会使三国在这个问题上结成的联盟受到威胁;

其二,一旦叙利亚政府军对伊德利卜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势,并在此期间发生动用化学武器的事件,则美国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在作案者尚未明了的情况下,抢先联合其盟友对阿萨德军队采取军事行动,以便为其国内政治服务;

其三,在叙利亚战后重建时,俄罗斯迫切需要西方的资金。但西方一直以巴沙尔·阿萨德下台作为参与的条件。据称,资金已成了西方在这一问题上的最后施压手段。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 9月中旬访问德国时,就希望德国能为重建叙利亚提供资金。而德国外长马斯则告诫不要向伊德利卜发动攻势。马斯并强调,无论如何必须阻止在叙利亚西北部伊特利卜省动用化学武器。《柏林晨报》更是直言不讳地声称:“只有当一场进攻伊德利卜的毁灭性地面战役得以阻止时,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才能期待得到德国巨大的重建援助。”

因而,为了维护俄土伊在叙利亚问题上所结成联盟的运作机制,为了不给特朗普动用军事手段打击叙政府军提供口实,同时也是为了从西方获得叙利亚战后重建所需的资金, 普京权衡利弊后作出了上述决定。当然,该协议究竟能否得以顺利实施,现在还不得而知,且开战的主动权始终还掌握在这位俄罗斯总统手中。

总之,叙利亚内战尚未结束。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现在所期待的只是美国及其盟国的威胁会让阿萨德不敢铤而走险再次动用化学武器。这样,最终也不会有人来询问德国是否会真的参与军事报复行动。因为按照德国政府和执政党议会党团的估计,一旦被问到这个问题,这两位基民盟籍女士出于政治和法律原因将不得不给予否定的答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