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特朗普暂停欧美贸易战,底牌是什么?剑指何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欧美贸易战停火难以持久

作者:袁杰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日前达成欧美贸易战停火协议,双方将重开贸易谈判。向全球挥舞关税大棒的特朗普迫于国内政治压力,为了避免使自己陷入在多条战线上同时作战的困境,因而走出了这步与欧盟停火的棋。但欧盟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依然是特朗普挥之不去的“心病”, 因而, 很难保证他不会在时机成熟时再来一个180度大转弯, 与欧洲人重开贸易战局。而届时对汽车加征关税将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

美国总统Donald Trump与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 Claude Juncker的谈判结果出人意料

特容会晤前夕互不相让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2018年7月下旬在美国白宫会晤前夕,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曾把欧盟称作是美国的“敌手”,他声称:“我想,就欧盟在贸易中的所作所为而言,它就是一个敌手。”

而欧盟则在会晤前使出两个大招: 其一,欧盟对进口的钢制品加征25%的关税。因为欧洲人担心,在美国对钢铝制品加征惩罚性关税后,世界各国制造商将会把不再能在美国销售的钢制品倾销到欧洲。据称,欧盟的上述措施就是为了保护本地制造商不受美国征收重税所造成后果的影响。当然,这一举措也受到各方抨击。慕尼黑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对外经济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伯迈尔(Gabriel Felbermayr)就批评道,一方面欧盟的这一举措削弱了世贸组织, 并导致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贸易政策同盟弱化。“同时,欧盟又会使其他国家根据相同理由公布保护性关税。”“它造成的损失要比收益大。”

其二,欧盟给网络巨头谷歌开出了金额高达43亿欧元的巨额罚单。这是欧盟委员会迄今为止对单个企业开出的最高反垄断罚单。

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7月18日在布鲁塞尔并声称,如果谷歌在90天内不停止其非法行为,则罚款每天将增加1500万欧元,因而将要大大高于原定的金额。据此间媒体报道,为了不刺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欧盟委员会一直等到这次北约峰会结束后才公布了上述针对谷歌的决定。

人们原先估计,在特朗普和容克会晤前夕公布这一决定将会毒化双方的会谈气氛。而特朗普也的确曾就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说过:“你们的税务女士,她憎恨美利坚合众国。”但这位来自丹麦的欧盟竞争事务专员根本就没把他的那句话当回事。她声称:“我非常喜欢美国,但这与上述决定没有关系。”

而在这次会晤的准备阶段,特朗普依然威胁要追加进口关税。会晤前夕,这位美国总统还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关税是最伟大的!”他并声称,只有“公平的贸易协定”才是可供选择的方案。而容克也给出了十分明确的答复:“一旦对汽车加征关税,欧盟必将采取反制措施。”这位欧盟委员会主席要让特朗普知道的是:“这不在我们的行李里,而是在我们的脑袋里。”他并声称,欧盟可以“立即作出相应答复”。

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并宣称,作为对美国加征汽车关税的答复,欧盟已制定了一个用来反制美方的非常长的产品清单。按马姆斯特罗姆的预计,欧盟的这一清单将涉及价值约达2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由此可见,在这次“特容会”之前,欧美双方实际上均已作好进一步开打贸易战的准备。

双方洽谈结果出人意料

7月25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了会晤。欧美贸易争端出乎意料地出现了转机。双方同意进行具有长远目标的新谈判,以防止一场贸易战。

特朗普声称,这是一个“公平贸易的伟大日子”以及“欧盟和美国关系中的新阶段”。在近两个半小时的会晤中,特朗普和容克显然已一致同意在重新谈判期间放弃引入新的关税。这样,美国暂且将不会对欧洲汽车加征令欧洲人极为担忧的惩罚性关税。华盛顿并准备就撤销钢铝制品重税进行磋商。而重开谈判的目的则是要完全取消美国和欧盟间的关税,并推进世贸组织(WTO)的改革。

容克也投特朗普所好,宣布欧盟准备从美国进口更多的液态天然气。当然,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早在今年5月,欧盟成员国政府首脑就已作为妥协方案作出了此项决定。因而,容克的这项建议并无新意。此外,容克还允诺,欧盟将会从美国进口更多的大豆。这一举措或将大大减轻美国农业的负担。而美国的农村地区正是特朗普的票仓,且因作为应对美国挑起贸易战而采取的反制措施,中国已对大豆等商品加征关税,因而对特朗普而言,容克提出的这一建议无疑是雪中送炭,在关键时刻给了特朗普所希望得到的支持。

虽然在会晤前夕,欧美双方言辞激烈,互不相让,特朗普还曾把欧盟称作“敌手”,但7月25日的这次会晤是在友好气氛中进行的。特朗普称赞容克是位“聪明机灵和坚韧不拔的人”,而容克则表态道:“我们是紧密的伙伴和朋友,不是敌人 ── 我们必须合作。”

当然,特朗普随即便抱怨道,过去年间美国在与欧盟的贸易中,美国损失了数千亿美元。“我们只是要使我们的农业经营者,使我们的制造商,使所有人拥有公平的竞争条件。”他并坦率地宣称:“我对与欧盟达成一项公平的贸易交易寄予希望。”

在会晤中,特朗普和容克先举行了短暂的“一对一”密谈。据此间媒体认为,这是美国总统给予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一个罕见的荣誉。上次还是在1983年,当时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曾与其客人、时任欧共体委员会主席德加斯东·托恩 (Gaston Thorn)举行过这样的单独会晤。

虽然这次容克没有带来具体的建议,且也未获得谈判的授权,但他还是试探性地提出了两种想法,并成功地获悉特朗普是乐于就此进行谈判的: 其一是可以设想达成一项共同降低汽车和汽车配件关税的协议。据称,对此欧盟、美国、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是可以取得一致意见的。其二是美国和欧盟可以尝试达成一个双边贸易协定,来作为已谈崩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的删减版: 对众多的工业制品征收较低的关税,并减少官僚主义的贸易障碍。当然,要就此达成协议需要数年之久。

而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走得更远: 在会晤前,他就重申了自已先前已在加拿大七国峰会上所提出的建议,那就是: 美国和欧盟可以撤销所有的关税、贸易壁垒和补贴。特朗普并表示,美国已准备这么做,但欧盟还有顾虑。而这位美国总统日前自己却宣布向美国农民提供120亿美元的补贴, 以补偿其在与中国和欧洲贸易争端中受到的损失,因而人们对特朗普提议的诚意表示怀疑。

而对于特朗普来讲,通过上述提议他就分裂了欧盟。这是因为欧盟原先的立场非常明确,那就是: 在就这样的提议洽谈前,华盛顿必须撤销对钢铝制品加征的关税,并收回将进一步加征汽车关税的威胁。人们所信奉的格言是: 决计不会在被枪顶着脑袋时谈判。特别是法国持有这一强硬立场,而德国政府,也包括容克,则明显倾向于双边谈判。

由于欧盟内部存在这种分歧,因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这次赴美根本就没有获得谈判授权。为此,他这次在白宫特别要显示出欧洲的实力和自信心。就在容克出访前数日,欧盟委员会对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开出巨额罚单就是一例。从现在来看,美方已理解了这一信号。

 

欧美贸易争端偃旗息鼓?

 

在言及这次容克会晤特朗普所取得的成果时,《明镜》周刊声称:“大西洋两岸贸易战的加剧将会危及1500万个工作位置,并将会使世界范围内的经济产值损失数千亿欧元。这场贸易战暂且不会升级。”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 也高兴地表示,特朗普的追随者显然已觉察到,“即使是中西部的农民和铁锈地区(尤指美国重工业衰落的东北部、中西部 ─ 译者注)的工人在一场与欧洲的贸易战中最终也将会成为失败者”。

然而,虽则欧美贸易冲突有望缓解,但升级的危险依然存在。《柏林日报》就撰文认为,这次容克与特朗普所达成的协议是“经不起推敲的”,并声称:“这里所涉及的更多是停战,而不是和平条约。”

从现在起,欧美之间将会重开贸易谈判,但这类谈判将会旷日持久,且结局难料。人们至今还对先前欧美洽谈《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从而引发欧洲各地风起云涌抗议浪潮一事记忆犹新。而最终这项协议还是没有谈成。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仍未明确表态将撤销美国对欧盟钢铝制品所征的重税。此外,虽则这位美国总统给人一种印象,好像他不会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 但特朗普却为自己保留了这一选项,以便在关键时刻能够对欧盟施加压力。

而容克这次在美国的一些表态也令人颇感困惑,其提议也难以实施。譬如,他宣称欧洲人要购买更多的美国液态天然气。但这位欧盟委员会主席是不能用行政命令来改变市场法则的: 由于与管道天然气相比,美国的液态天然气要贵得多,因而,美国要在欧洲扩大其液态天然气销售量是有相当难度的。

容克还承诺,欧洲人今后将会更多地购置来自美国的大豆。但这项承诺又是难以兑现的。这是因为这位欧盟委员会主席可以这么说,但他作不了决定。欧洲的大豆进口商是否会这么做还有待观察。为此,欧盟外交人员出来打圆场,声称容克之所以作出这样的承诺,是因为他预计这类商品进口量原本就会增加。而特朗普竟然把这些难以兑现的承诺当真,实在令人不可思议。当然,这里也不能排除这位美国总统目前的确需要以此来为自己打气壮胆。

说实在的,特朗普眼下已顾不得这些细节问题了。他对全球挥舞关税大棒后已使自己在共和党内处于不利地位。特朗普现在不得不担心一些共和党要员会哗变。因为这些人可能会害怕自己会因关税争执而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中受到选民的惩罚。因而,为了集中精力对付中国,这位美国总统通过此前的“特普会”以及这次的“特容会”,急于放下身段,减少敌对关系,以避免使自己陷入在多条战线上同时作战的困境。

据此间媒体报道,在特朗普与容克会晤前夕,两位来自设有大型德国汽车制造厂家州的参议员提交了法律草案,要求国会收回赋予总统的贸易授权。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则向特朗普通报了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和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Chrysler)股票的行情走势。 由于对钢铝制品加征惩罚性关税,这两家公司的股价今年第二季度遭遇暴跌: 通用汽车跌了8%,而菲亚特克莱斯勒则重挫14%。因此,特朗普眼下暂且不让与欧洲人的贸易争端升级,并非是出于这样的信念,即贸易战没有赢家,且会损害全球经济。他与欧洲人停火只是为了捍卫自身利益而已。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特朗普和容克所达成的停火协议表示欢迎。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最初曾为突破喝彩,但随即又提醒道:“还未最终解决难题。”社民党主席和该党议会党团主席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也强调,欧洲人还未达到自己的目标。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则发表声明,表示现正存在“一个真正的机会来阻止附加的关税甚或一场贸易战”。但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迪特尔·肯普夫(Dieter Kempf)则要求道:“表态后还得要有行动。”德国工商大会主席史伟哲(Eric Schweitzer)也声称:“所许诺的解决方案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但依然保留着应有的怀疑态度。”

而德国在野党则对容克和特朗普所达成的停火协议表示强烈质疑。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主席莎拉·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就表示,容克“作出了承诺,但他没有获得授权”。“他既不能强迫一个欧盟成员国也不能迫使一家公司去购买美国的大豆和液态天然气。”此前,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安东·霍夫莱特(Anton Hofreiter)也向德国媒体表示,欧洲人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太高了。“如果欧洲进口更多的转基因大豆和液态天然气,则将会加重环境和气候的负担。”

从目前来看,欧美贸易战最终是否会从停火转向偃旗息鼓、和平共处还难以预料,但前景并不令人乐观。8月7日起,美国已重启对伊朗的制裁,而欧盟则于同日实施反制裁条例。欧美双方再次爆发冲突。此外,由于欧盟对美国拥有巨额贸易顺差至今仍是特朗普的“心病”,因而,今年11月份美国国会中期选举过后,特朗普很可能会再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对欧洲人重开贸易战局。对此,欧洲人也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