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特普会”结果出乎意料!特朗普“机关算尽” 普京成最大赢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俄罗斯总统普京是“特普会”的真正赢家。该会晤是对俄罗斯重返世界大国地位的认可。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则因在会晤期间发生了他自称的“口误”而遭致美国国内超党派的抨击,人们并对“普特”闭门谈穷追不舍,特朗普至今摆脱不了“通俄门”的阴影。被这位美国总统视为“敌手”的欧盟只有团结一致,方能保持其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地位。但从目前来看,这一愿望颇难实现。

特朗普的算计

 

自特朗普2017年1月上台以来,虽则这位美国总统曾于2017年7月在G20汉堡峰会等场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过面,但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特普会”则是两人的首次正式会晤。

6月中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对莫斯科进行了闪电式访问,并安排了这次“特普会”。博尔顿这个典型鹰派人士居然成了这次会晤的美方操盘手,确实颇为出人意外。但据《明镜在线》报道,这位国家安全顾问在会晤前也抛出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克林姆林宫的人物是不可信任的,因而“人们与现今俄罗斯打交道要自担风险”。

在“特普会”举行之前,此间媒体就认为,很难预测这次会晤会给美国带来何种成果。虽则可谈的题目不少,如: 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和叙利亚的军事介入、与伊朗和朝鲜的交往、所面临的军备竞赛、俄罗斯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扮演的角色等, 但谈判的回旋余地小得可怜。

在克里米亚和制裁问题上,特朗普根本不能独断独行,在一定程度上他甚至无能为力。这是因为: 一则,美国参议院前不久刚通过明确反对兼并克里米亚的决议案; 二则,美国国会去年还通过法律,它使总统几乎无法取缔制裁。普京本人也深知特朗普在上述问题上的困境和难处。

而在其他问题上,美俄双方间的立场又相距甚远。 其中,特别是在对伊朗的态度上: 对于莫斯科来讲,伊朗是叙利亚战争中的盟友,而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讲,伊朗则是个流氓国家,与之根本无法相处。前不久,特朗普并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而普京则与中国和德英法持同一立场,即必须坚持该协议。因而,美俄在伊朗问题上的分歧难以弥合。

当然,对于特朗普来讲,他要继“特金会”后藉“特普会”再次制造轰动效应。为此,这位美国总统可能会乐意作出一些模棱两可的承诺,具体细节则留待自己的助手来处理。而这些助手们往往会一步步地收回特朗普的允诺。

相反,人们认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则通过这次“特普会”将会大有收获。至少他可以显示出莫斯科是与华盛顿平起平坐的。此外,由于这次“特普会”是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的,而在十月革命前,芬兰又是由俄国沙皇统治的,因而一家俄国报纸的记者竟然在社交媒体上声称: 这次会晤是在赫尔辛基,亦即“在俄罗斯帝国的领土上”举行的。得意之情难以掩饰。一家俄国电视台并认为把芬兰首都定为会晤地点是普京的一大胜利。 理由是: 人们是在赫尔辛基会晤,而该地点几乎是在俄罗斯,是在与莫斯科同一时区内。“美国承认了新的现实,展示了其准备与从跪着到站起来的俄罗斯洽谈的意愿。”

 

德英法的担忧

 

在这次“普特会”举行之前,北约欧洲成员国曾担心特朗普会试图给莫斯科一些令柏林、伦敦和巴黎难以接受的优惠条件。譬如,事后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兼并。按照德英法的观点,俄罗斯的这一举措违反了国际法,并使它2014年后在国际上遭到孤立。据此间媒体报道,特朗普不久前私下曾对欧洲在这一问题上所持的拒绝态度表示不可理解。他认为,在克里米亚的多数人讲俄语,为何要持反对态度?华盛顿一些智库表示,一旦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给普京开绿灯,“现行的制裁机制就告终了”。

在赫尔辛基“特普会”前夕,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公开告诫特朗普不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做“单边交易”。马斯向《星期日图片报》表示:“谁侮辱自己的伙伴,谁就有最终成为失败者的风险。”这位外长还补充道,达成加重自己盟友负担的协议“最终也将会损害美国”。

在会晤前,特朗普本人在谈到对俄关系时则持克制态度。他表示:“我想,我们可以相处得不错。”这位美国总统并直言,要说出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现在还为时过早。但他又声称,眼下两国可能是竞争对手。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位美国总统对欧洲特别是对德国却完全是另一种态度。他向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表示,欧盟是美国的敌手(特朗普所用的英语词是“foe”,汉语既可译成“敌人”又可译成“对手”)。特朗普声称:“我想,就欧盟在贸易中的所作所为而言,它就是一个敌手。”而特朗普之所以发表这样的见解,是因为按照他的观点,欧洲人在贸易实践中不正派。

同时,特朗普还再次重点抨击德国。他声称,联邦德国在北约内没有为防卫做出应有的贡献; 而与此同时,它却买下俄罗斯的能源。这位美国总统愤愤不平地表示,德国让那么多的钱流入俄罗斯的帐户,而却要美国来保卫它抵御俄罗斯的入侵。《明镜》周刊为此惊呼道: “德国已从美国最紧密盟友之一变成了唐纳德·特朗普的头号敌对形象。”“在德国的战后历史上,还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像唐纳德·特朗普那样直面攻击过德国政府的政策。”特朗普对德国的仇恨心结实在难以解开。

在美国总统对欧盟和德国进行抨击后,马斯要求重新调整与美国的伙伴关系。“如果美国总统把欧洲称作敌手,那就再次令人遗憾地表明,自唐纳德·特朗普上台后,政治上的大西洋变得宽广了。”“我们不再能毫无保留地信赖白宫了。”

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福尔克尔·考德尔(Volker Kauder)则声称,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讲,“本国利益要比我们在大西洋两岸共同构成的价值观共同体来得更为重要”。“只有当欧洲团结一致出场,我们大洲才能与美国平起平坐。无论是贸易争端还是安全问题都是如此。”但在与美国的贸易争端逐步升级,“英脱欧”前景至今不明,加之民粹主义势力在欧洲纷纷崛起的大背景下,考德尔的这一愿望可能难以实现。

 

“特普会”的冲击

 

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赫尔辛基的芬兰总统府举行了正式会晤。据此间媒体报道,普京比原定时间迟到了约50分钟。一开始,普京和特朗普两人先进行了只有翻译在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单独会谈。会晤后,特朗普表态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一个对所有人都非常非常好的开端。”

在“特普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普京也表态道,在这样的一次交谈中当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如同特朗普那样,他也声称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普京并表示,这次会晤“非常有效和非常有益”。他指出,人们在“坦率和公事公办的气氛中”谈及诸如叙利亚、伊朗、朝鲜、核军备竞赛、恐怖主义、网络犯罪和乌克兰等议题。普京并表示,会晤期间曾出现意见分歧,但也为今后的“建设性对话”提供了可能的途径。

当然,这次会谈中的最棘手议题之一是美方指责俄方插手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普京对此予以断然驳斥和否认。他表态道:“我要重申我已说过多次的话: 对于美国的内政和选举过程俄罗斯从来没有今后也决计不会干涉。”这位俄罗斯总统并声称:“冷战已经结束。”

对此,特朗普在世界公众面前表态道: “我非常相信我们的情报部门。但我要告诉你们,普京总统今天的辟谣是极其坚决和强有力的。”此间有媒体甚至不无幽默地写道,这个句子可以“载入史册”。

“特普会”后,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抨击铺天盖地。会晤后翌日,特朗普不得不在白宫表态道:“我接受我们情报部门有关俄罗斯干涉2016年大选的结论。”这位美国总统并澄清道,在前一天与普京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发生了口误,所说的与所想的正好相反。针对有关俄罗斯插手美国选举的指责,特朗普当时在记者招待会上曾声称:“我看不出原因,为何它是(俄罗斯)。”而他7月17日则表态道,他说错了。这句话应该是:“我看不出原因,为何它不是俄罗斯。”但在会上,特朗普的确曾把普京的辟谣称作是“极其坚决和强有力的”。他此言实际上也就公开否定了本国情报部门对此事所作的评估。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在美国国内激起超党派的抨击浪潮。纽顿·金里奇(Newt Gingrich) 是特朗普的最铁杆支持者之一。 但即使他也声称, 这是总统上台以来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失误。其他政界人士则把特朗普的举止行为称作是“丢人”、“有害”或“可能带来灾祸的”。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 Mitchell McConnell) 断言:“俄罗斯不是我们的朋友。”

而国际媒体均对“特普会”高度关注,并纷纷发表评论。现摘选数例如下:

美国《纽约时报》声称:“特朗普先生看来特别幼稚或故意装傻,他对自己国家安全顾问除中国之外还把俄罗斯锁定为最大对手的原因不肖一顾。”

德国《明镜》周刊以《普金的人质》为题撰写道:“唐纳德·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的举止表明,‘通俄门’已使他在政治上瘫痪到了何种程度。这位总统显然已经不再能摆脱弗拉基米尔·普京对自己的影响。”

西班牙《先锋报》则评论道:“普京在成功举办世界杯足球赛后精神焕发来到赫尔辛基,而特朗普则在左右开弓叱骂北约盟友以及批评英国女首相后抵达会晤地点。普京在达到其双重目的,即国际上的合法性以及承认俄罗斯为世界强国后,离开了芬兰首都。而特朗普却给人留下了向自己锁定为‘竞争者’的普京作出许多让步的感觉。但两人都对一个被削弱的欧盟感兴趣。”

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Anatoly Antonov)声称,特朗普和普京在赫尔辛基达成了“重要的口头协议”,涉及到诸如叙利亚或裁减核军备那样的棘手议题。但没有人知道,这是否符合事实。白宫和克林姆林宫至今都没有透露这次会晤的具体细节。

现在人们感兴趣的是,特朗普和普京在赫尔辛基的两个多小时的“一对一”会晤时究竟谈了些什么。著名的民主党国会议员以及一些共和党议员现在要求当时在场的口译员玛丽娜·格罗斯(Marina Gross)立即到国会作证。这位由美国国务院选派给特朗普的翻译是位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曾为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担任过口译。但玛丽娜·格罗斯究竟是否会帮助美国朝野解开“特普会”这个谜, 还要打上问号。而现任美国总统则始终摆脱不了“通俄门”的阴影。

许多美国评论员推测,因特朗普这次向世界表明他是普京的“奴才”(《纽约时报》言),因而这将会使总统本人以及支持他的议员们在11月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受到损害。美国民主党支持率现今几乎在所有民调中均遥遥领先于共和党; 在过去数月中,该党在好几次国会补选中甚至在传统的共和党地区获胜。据号称“民调之王”的美国538网站公布的数据,7月18日民主党的支持率为48.7%, 共和党则为39.4%。

但特朗普仍我行我素,不会所动。他在社交媒体上声称,赫尔辛基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只有“人民真正的敌人和‘假新闻’媒体”才不这样认为。其间,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在社交媒体上宣布, 特朗普已请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邀请普京今秋访问华盛顿。

此前,特朗普还表示,他乐于与普京举行第二次峰会,以便开始实施“许多已谈之事”中的若干事项。作为议题,这位美国总统则提到了与恐怖主义和网络攻击的斗争、近东和乌克兰的时局、贸易争端以及阻止核武器扩散。但特朗普要走的是步险棋。鉴于目前美国国内的对俄态度,他很难藉此扭转眼下不利于共和党的支持率,且此举甚至会给今年11月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带来负面影响。为此,特朗普日前已将其与普京再次会晤的日期推迟至明年年初,可能也是出于这一考量。

现今,全球约90%的核武器为美俄两国所拥有。虽则美国在经济上占有优势,但俄罗斯却拥有巨大的油气资源。此外,在当今世界上,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则叙利亚、乌克兰东部、克里米亚等地区的冲突就根本无法解决。由此可见,普京早已使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日趋重要的角色。这次“特普会”的举行就是对俄罗斯这一地位的确认,普京也成了这次会晤的真正赢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