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欧盟换届搞“密室外交”?法国成最大赢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法国是欧盟换届博弈的大赢家

作者:袁杰

 

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了20年以来的新高。但选举后,取代由欧洲最大政党首席候选人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欧洲理事会却通过“密室外交” (《明镜》周刊语)推出欧盟新领导层人选方案。法国则成了这次欧盟换届博弈的大赢家。然而,这种做法有悖欧洲民意。只有付出艰巨的努力,才能重新赢回民众对欧洲议会的信任。欧洲一体化进程任重道远。

欧洲民意

2019年5月23日至26日,在欧盟各成员国举行了第九届欧洲议会选举。如同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那样,这次欧洲各政党依然各自推出了其首席候选人。其中,信奉基督教民主主义和保守主义的欧洲人民党推选出该党欧洲议会党团主席曼弗雷德·韦贝尔(Manfred Weber)担任该党首席候选人。欧洲社会党也选出现任欧盟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荷兰人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z Timmermans)为首席候选人,而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则推出欧盟竞争事务专员、丹麦人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为候选人团队成员。

选举之前,德法之间就已展开了激烈博弈。笔者在去年12月中旬的一篇时评中就指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要阻止得到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Orbán Viktor)等人支持的欧洲人民党首席候选人曼弗雷德·韦贝尔出任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

而欧洲议会和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选前都声称,选举后,最大政党的首席候选人应该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对这一选举模式,已故德国著名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生前曾给予高度评价。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前,贝克在接受笔者书面采访时曾兴奋地表示:“公民们将第一次被呼吁对欧洲的未来作出选择:我们想要哪一种欧洲?自《里斯本条约》生效后,整个危机期间公民们从来都没有机会参与到对欧盟未来的民主决策过程中来。

而这一次,各种各样的委员会主席候选人们聚集起来,并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欧洲模式以供选择。这是一次政治上质的飞跃。因为我们将要在同一个时间内在全欧洲用不同的语言讨论同一个主题——讨论人选及其政纲。”“在欧盟历史上将第一次用民主方式选出欧盟委员会主席。这无疑将提高欧盟相对于民族国家政府的地位。”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后,容克本人就是按照这个模式被推选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

在2015年年初去世的德国著名社会学家Ulrich Beck

 

正是由于这一模式的成功实施,从而引发了民众对欧洲议会选举的关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了20年来的新高,达50.62%,比上届选举(2014年)高出8.1个百分点。其中,德国的投票率达61.38%,与上届相比更高出13.28个百分点。这充分体现了欧洲和德国民众对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视。

在这次选举中,欧洲人民党获得了182个议席(24.33%),虽然与上届相比减少了34个议席,但依然维持了欧洲议会中第一大党的地位。因而,按照民意该党首席候选人韦贝尔应被推选为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

然而,按照欧盟相关条约,在法律上并非一定要通过首席候选人来决定欧盟委员会主席。《里斯本条约》仅仅规定,欧洲理事会在挑选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时,必须顾及选举结果。当然,欧洲理事会只有提名权,最终还得要由欧洲议会选出欧盟委员会主席。

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而拒不承认首席候选人模式。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后,欧盟各成员国国家和政府首脑通过“密室外交”就欧盟新领导层人选达成一致,并推出根本不是候选人的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担任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但这种做法辜负了欧洲民众对民主进程的殷切期望,是有悖欧洲民意的。《明镜》周刊在最近一篇社评中甚至尖锐地抨击道:“这场肮脏的职位交易损害了欧洲的民主体制。”

“密室外交”

这次欧洲理事会经过“密室外交”推出了下列欧盟新领导层人选名单: 除提名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担任新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外,还选举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为下届欧洲理事会主席以及提名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博雷利(Jesep Borrell)担任未来的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并任命国际货币基金会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为下一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

即将出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的法国女强人 Christine Lagarde

 

而其中的争执焦点主要集中在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上。按照原定的首席候选人制度,德国人曼弗雷德·韦贝尔应成为容克的接班人。但由于法国总统马克龙坚决反对,因而此事只得作罢。随后,法、德等国又推出社会党首席候选人弗兰斯·蒂默曼斯,又因为维谢格拉德集团(由中欧的捷克、匈牙利、波兰和斯洛伐克四国组成的一个跨国组织 —笔者注)极力抵制,因而这位荷兰人无法当选。另据德国自民党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透露,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反对马克龙的意中人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当候选人。

正是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人们不得不寻求其他人选。而在欧洲理事会内,最早提议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却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据称,在这位法国总统眼中,冯德莱恩是理想人选。他曾声称:“她拥有欧洲共同体的脱氧核糖核酸(DNA)。”

而此前曾坚决反对韦贝尔和蒂默曼斯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维谢格拉德集团四国此时突然改变了态度。而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率先表态支持马克龙上述提议的竟然是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据称,匈牙利政府发言人甚至在社交媒体上自豪地把推出冯德莱恩这一计划称作是维谢格拉德集团四国的主意。在解决这一人事难题后,欧洲理事会随即也就欧盟新领导层人选名单达成了一致。

当然,法国总统马克龙是这次欧盟换届博弈的大赢家。这是因为不同于默克尔,冯德莱恩赞同马克龙重塑欧洲的构想。一旦这位德国前防长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则她可在布鲁塞尔成为马克龙力推更一体化欧洲的重要支持者。法国在欧盟内的话语权也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而马克龙这次还把国际金融界重量级人物拉加德推上了欧央行行长的宝座。这一着棋下得非常高明。不仅因为拉加德是法国人,而且还是一位在巴黎要求放松银根时能倾听其意见的人。虽然眼下并未发生这种情况,但一旦再次发生欧元危机时,这对法国意义重大。

对于欧央行行长一职的重要性德法领导人早有共识。笔者在《德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一文中曾提到:“此间有媒体推测默克尔最终非常有可能宁愿为德国争取到欧央行行长,而非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因为对于德国政府来讲,欧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德国更为至关紧要。”而马克龙也早已看清这一点。为此,他宁愿把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让给德国人,也要让法国人出任欧央行行长一职。在法国总统的凌厉攻势下,默克尔在这一人事安排上只得甘拜下风。

当然,对于默克尔来讲,她也能满意地接受这一人选提名。这是因为,一方面,欧洲人民党得到了其中两个最关键的职位: 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央行行长,且分别将由冯德莱恩和拉加德两位女士来出任。另一方面,自德国基民盟党人沃尔特·哈尔斯坦(Walter Hallstein)1958年1月1日出任(欧盟前身)欧共体第一任主席并于1967年卸任后,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尚未有过一个德国人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这一职务。因而,现由一位德国人来领导欧盟委员会是值得自豪的。

当然,在柏林,人们对此并不感到欢欣鼓舞。因为这一人事安排毕竟不是默克尔使出的绝招。这位德国女总理原先推出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是曼弗雷德·韦贝尔,而并非是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且由于执政伙伴社民党的坚决反对,默克尔这次在欧洲理事会对新领导层人选名单表决时还不得不投下弃权票。因而,这实在是一种权宜之计。

德国自民党党魁林德内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尖锐地批评道,欧盟成员国的国家和政府首脑们“从帽子里变戏法似地变出了冯德莱恩,她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没有起过什么作用,而对联邦国防军却负有罪责”。他指出,不允许再这样做了。同时,林德内尔还声称,与其让冯德莱恩领导欧盟委员会,“还不如看到一位德国稳健政策的代表担任欧央行领导人”。这位自民党党魁对这次人事安排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而这次欧洲人民党首席候选人曼弗雷德·韦贝尔则在《法兰克福总汇报》上撰文声称:“即使符合现行规则,未来的欧盟委员会也必须摆脱在密室中选出来这种特征。”

 

欧盟前景
  
针对法德在这次欧盟领导层换届时发生的冲突,一位欧盟高级官员曾表示:“虽然这场大危机得以避免,但两国关系在过去几个月中受到的不仅仅是轻微损害。”现在已可列出法德间的一系列原则分歧。比如,就军备出口方面,两国至今依然各执一词, 争执不休。在设定新的欧盟气候保护目标时,马克龙独断独行,作弄了默克尔。此外,在欧洲理事会内,这位法国总统又让德国政府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陷于困境。而巴黎则认为德国政府对马克龙改革欧盟的建议置之不理,因而颇为不满。
        
当然,对此默克尔也有她的难处。马克龙设想建立金额高达数千亿欧元的欧元区预算是无法承担的,且他的一些改革设想在有28个成员国组成的欧盟内也是得不到多数票赞成的。
         
然而,现在“法德轴心”的真正问题还在于: 即使法国和德国达成一致,也不足于推动欧盟前进了。巴黎和柏林必须比以前更多地顾及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利益,因为这些国家已越来越自信,且经常巧妙地抱团结盟来对抗法德的强势,以捍卫自己的利益。这对于无论如何都不愿让欧盟散伙的默克尔来讲,当然要比宁愿让部分欧盟成员国先行一步的马克龙困难得多。据称,这也是一个始终没有排除掉的德法间原则分歧。
         
当然,从这次欧盟领导层换届人事安排来看,“法德轴心”还是发挥了作用。它证明,只要巴黎和柏林齐心合力,迄今为止尚能解决欧盟内的各种难题。
     
冯德莱恩这次在被提名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后,曾走访了各个议会党团,作了自我介绍,并发表了政见。据告,绿党和左翼党两个议会党团随即明确表态不会选举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而这位德国前防长本人则希望依靠欧洲人民党、社民党人和自民党人这三个亲欧议会党团的票数来接容克的班。但德国社民党16名欧洲议会议员同样表示不会选举冯德莱恩,而其他欧盟成员国的社民党人以及自民党人则要依据冯德莱恩对其所提要求的反应再作决定。因而,在议会投票前,冯德莱恩是否能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还是一个未知数。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当选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

 

7月16日,欧洲议会就冯德莱恩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提名进行了表决。表决前,冯德莱恩发表了求职演说,阐述了自己的政见。最后,她获得了383票,只比欧洲议会绝对多数(现为374票)多了9票,险胜过关,成了欧盟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欧盟委员会主席。
        
冯德莱恩将于今年11月1日接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从下面所归纳的她这次演说要点就可看出其未来的施政方向:
— 气候保护: 冯德莱恩将气候保护视作其最重要的任务。至2030年,欧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比1990年减少55%,而迄今为止只准备减少40%。至2050年,欧洲应成为第一个气候中性大洲(所谓“气候中性”, 就是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 笔者注)。
— 社会福利: 她要求在所有欧盟成员国内引入最低工资制,并制定欧洲失业救济金再保险计划。
— 移民政策:一个新的移民和避难协议应该排除至今对改革的阻扰。
— 性别平等:冯德莱恩允诺将要在27个欧盟专员配备方面实现性别平等。
— 法治国家:冯德莱恩强调将要坚定不移地对个别欧盟成员国违反法治原则的行为进行制裁。
— 首席候选人:在下届欧洲议会选举前,应把首席候选人制度确立下来。此外,欧洲议会也可提出立法倡议。
       
在欧盟领导层换届后,新届领导人究竟能否落实这些政纲,人们将拭目以待。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曾声称:“我的目标是欧罗巴合众国,所参照的是瑞士、德国或美国那样的联邦制国家的模式。”此后她又明确表态,这只能留待子孙后代去完成了。
这次欧盟换届,“密室外交”获胜,是对欧洲民主的一击。要重新赢回民众信任确非易事。欧洲一体化道路真可谓崎岖不平,曲折漫长。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