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德国联合政府面临垮台危机,默克尔还能在总理府待多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默克尔还能在总理府待多久?

作者:袁杰

 

由于社民党在欧洲议会选举和不来梅州议会选举中遭受重挫,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s Nahles) 6月初已辞去该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的职务。而被德国媒体按其姓名首字母缩写成AKK的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近期的日子也不好过。人们已对她能否出任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产生怀疑。虽然多数德国民众至今还对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工作表示满意,但一旦社民党提前退出大联合政府的话,则默克尔时代也将随之告终。

Andreas Nahles黯然辞职

 

纳勒斯突然辞职

 

社民党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遭遇滑铁卢,得票率仅为15.8%,与上届欧洲议会选举(2014年)相比,大跌11.4%。此外,该党还在自己执政长达73年的不来梅举行的州议会选举中痛失第一大党的地位。在社民党内的巨大压力下,安德里娅·纳勒斯2019年6月2  日宣布辞去该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的职务。这个有155年历史的老党现由莱法州州长玛露·德莱尔(Malu Dreyer)、梅前州州长曼努埃拉·施韦西希(Manuela Schwesig)和黑森州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托斯藤·舍费尔-君贝尔(Thorsten Schäfer- Gümbel)三位副主席临时领导,而该党议会党团则由任期最长的议会党团副主席罗尔夫·米策尼希(Rolf Mützenich)临时掌管。

在纳勒斯辞职数日后,德国电视一台“德国趋势”公布了相关的民调数据。该民调显示,72%的受访者感到难以看清社民党的特色,即使在社民党追随者中这个比例也高达47%。82%的受访者并感到社民党“缺乏优秀的领导人”。近三分之二(65%)的受访者对纳勒斯辞去社民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表示欢迎。只有27%的人认为这一步骤是错误的。甚至大多数的社民党追随者(67%)也赞同纳勒斯在欧洲议会选举后辞去其职务。

由于纳勒斯的辞职可能会动摇大联合政府的执政根基,因而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在纳勒斯辞职当天下午就要求社民党在不危及大联合政府的前提下解决人事问题。她表示:“这并非是政党进行策略考量的时刻。” 这位基民盟主席并声称,联盟党着眼于德国的可信度以及具备行动能力。“我们继续支持大联合政府。”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同样强调了确保政府工作连续性的意义。她表示:“我们将用严肃认真的态度以及巨大的责任心继续从事政府工作。”默克尔并称赞纳勒斯“绝对可靠”,并强调她是一个全心全意的社民党人,且特别是一个“能干的人”。安德里娅·纳勒斯曾任第三届默氏政府的劳动和社会部长。正是在纳勒斯的具体操作下,德国颁布了《最低工资法》,并在纳勒斯的主管下,对养老金进行了改革。总之,在上届内阁里,纳勒斯功不可没,并获得了好评。而且,正是在纳勒斯的力挺下,第四届默氏政府才得以成立。因而,默克尔对纳勒斯的赞誉是发自内心的。此间并有媒体认为,默克尔和纳勒斯之间有一种政界里不多见的信任关系。因而,纳勒斯这次辞职是对默克尔的一次重大打击。

 

AKK处境艰难

 

当然,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近期的处境也十分艰难。自去年12月7日以来,克兰普-卡伦鲍尔接替默克尔担任基民盟主席已逾半年。随着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声望逐渐跌至谷底。其中,特别要提到今年5月下旬的欧洲议会选举。早在选举前,笔者就撰文指出:“从目前的民调数据来看,这场选战非常难打。一旦基民盟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战绩不佳的话,则将会进一步有损于克兰普-卡伦鲍尔这位默克尔ʻ女王储ʼ的声誉, 她的支持率还将会受到拖累而继续下跌。这也是克兰普-卡伦鲍尔目前真正的担忧所在。”不出所料,基民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遭受惨败,克兰普-卡伦鲍尔为此而受到重大打击。

当然, 在这半年期间, 这位基民盟主席本人的一些言行也颇受争议。在今年的一次狂欢节搞笑演讲时, 克兰普-卡伦鲍尔曾对为变性人设置的厕所进行过讥讽。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anuel Macron)发出对欧盟进行根本性改革的呼吁时,她又在德国媒体上撰文作复。其中部分内容不仅惹怒了巴黎,而且还使欧盟感到焦虑。在这次欧盟议会选举结束后,这位基民盟主席又就选战期间因特网上言论自由问题发表了易被误解的言论。为此,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了一场几乎难以平息的抗议浪潮。据报道,基民盟副主席、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Amin Laschet)曾公开在社交媒体上驳回了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说法。他表态道:“每个人都有用言辞、文字和图像表达和传播自己看法的权利。”“基本法保护我们在所有媒体上的言论自由。”针对基民盟内的这种混乱情况,此间甚至有报刊为此发问道:“克兰普-卡伦鲍尔成了基民盟的一个问题吗?”(《柏林晨报》文章标题)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德国电视一台“德国趋势”6月6日的民调数据显示,眼下只有24%的受访者对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工作表示满意。与上月相比,她的满意度减少了12个百分点,这是“德国趋势”至今为克兰普-卡伦鲍尔所测得的最低值。这种不满意也可从对“克兰普-卡伦鲍尔将会是一位好的德国女总理”这种说法的表态看出: 只有13%的受访者赞同这种看法。当然,在联盟党追随者中赞同这种说法的人还占27%。

但在上述民调中,却有53%的受访者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工作表示满意。虽然与上月相比减少了两个百分点,但从民调数据来看,大多数民众仍对这位女总理的工作给予了正面评价。这一满意度且比克兰普-卡伦鲍尔高出了29个百分点。因而,已有媒体声称默克尔抢了克兰普-卡伦鲍尔的风头。虽则这可能并非是默克尔的本意,但这确实使克兰普-卡伦鲍尔受伤不轻。

这种状况还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谁应该作为总理候选人领衔联盟党投入下次选战。据此间媒体报道,一位曾在去年12月基民盟党代会上支持克兰普-卡伦鲍尔当选基民盟主席的联邦议会议员就表态道:“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处境将会变得很艰难。”即使她当时的手下败将、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尔茨(Friedrich Merz)也有可能会获得提名机会。当然,阿明·拉舍特当选总理候选人的希望更大,没有人怀疑他的抱负,甚至有媒体称拉舍特目前拥有“最好的机会”。此外,卫生部长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也不可小觑。他在议会党团中有着许多追随者。为此,《明镜》周刊一针见血地指出:“围绕总理候选人的猜测显露出基民盟的权力真空。”

基民盟未来的总理候选人可能人选 Armin Laschet(北威州州长,右)和Jens Spahn(德国卫生部长,左)

 

当然,基民盟现今避免在公开场合讨论人事问题,且对克兰普-卡伦鲍尔持批评态度者也只是在幕后发表意见。拉舍特、默尔茨等人最近还先后表态,要求结束眼下就联盟党总理候选人展开的辩论。但一旦今年下半年萨克森、勃兰登堡和图林根三州州议会选举结束后,如果另类选择党在一至两州中的得票率超过基民盟,则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由此可见,如克兰普-卡伦鲍尔不及时采取措施引领基民盟走出困境的话,她的“女王储”的地位也将受到威胁。

 

默克尔前途未卜

 

按照上述的“德国趋势”民调结果,绿党在6月上旬已超越联盟党, 成为支持率最高的政党。与上个月相比,绿党大涨6个百分点,达到26%。联盟党则跌去3个百分点, 只有25%,位居第二。而对于社民党来讲,虽则安德里娅·纳勒斯在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已辞去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职务,但依然抵挡不住支持率下滑趋势。在上述民调中,社民党的支持率与上月相比再跌6个百分点,仅为12%。

在民调机构福尔萨同期公布的数据中,联盟党的支持率更跌至24%,而绿党则继续位居支持率榜首,为27%。两党支持率的差距已扩大到3个百分点。当然,按照埃姆尼德民调研究所6月22日公布的数据,联盟党仍为27%, 绿党则为25%。而社民党则依然一蹶不振, 继续在12%左右徘徊。

在上述数次民调中,大联合政府中联盟党和社民党支持率加起来均不到40%, 从而表明默克尔领导的这一执政联盟已变得岌岌可危了。

按照弗里德里希·默尔茨的预计,联邦层面上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很快就会告终。他向德国《商报》表示:“大联合政府撑不过2019年到2020年这个跨年夜了 。”他声称,大联合政府“已不再有新的思想,也不会有大的社会政策动议了。”默尔茨还把绿党称为“第一号竞争对手”,并指责其推行“环保民粹主义”。

由于组成大联合政府的联盟党和社民党正处于危机之中且难以自拔,因而近来要求重新举行大选的呼声日盛。根据民调机构舆论调查网(YouGov)所作的一次调查,52%的受访者支持采取这一步骤, 只有27%的受访者赞同维持大联合政府。

从目前来看,德国的政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在社民党丧失“人民党”资格后,此间已有媒体把联盟党称作是“最后幸存的人民党”。但从目前来看,绿党上升势头正健。如上所述,在一些民调中,它已超过联盟党,位居支持率榜首。当然,对于绿党而言,在野和执政是两码事。一旦该党执政,如能继续在联邦层面上稳定地获得20%以上的支持率,那它也就成了“人民党”。这样,在德国政党版图上可能会重新出现两个“人民党”的格局。

而对于联盟党来说,将会出现下列几种情景: 其一,依然维持第一大党的地位,并将会与绿党结成“黑绿联盟”或与绿党和自民党结成“牙买加联盟”继续执政; 其二,绿党上升为第一大党,虽则联盟党仍可与其结成“绿黑联盟”或“牙买加联盟”,但将由绿党推出总理; 其三,即使联盟党继续维持第一大党的地位,但也可能被迫成为在野党,因为这时得票率与其几乎不分上下的绿党既可与社民党和左翼党组成“绿红红联盟”也可与社民党和自民党结成“交通灯联盟”来执政。这次不来梅议会选举后,虽则基民盟位居得票率榜首,但绿党最终仍愿与社民党和左翼党结成“红红绿联盟”执政就是一例。当然,在联邦层面上,一旦结成左翼联盟,现今各政党的力量对比已发生了根本变化。社民党已不再是该阵营的头了,它只是绿党的小伙伴。这也是社民党必须接受的严酷现实。

此外,在上述“德国趋势”民调中,民众在展望未来时,相比联盟党(12%)民众更信任绿党(27%)。这就意味着,即使联盟党与绿党联合执政,由于环境保护是绿党的强项,而眼下又是涉及未来的一个重大课题,因而联盟党可能不得不在执政理念方面屈尊迁就绿党。德国政坛的整体走势将会发生重大变化。

正如《明镜》周刊所述那样,安格拉·默克尔究竟能否像科尔那样做满16年任期以及克兰普-卡伦鲍尔什么时候能够甚或究竟能否作为总理候选人参加下次大选都将取决于社民党的未来走向。

而此时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克文·库纳特(Kevin Kühnert)这位政治明星则备受关注。库纳特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重建大联合政府,并为此进行了不懈的斗争。6月8日出版的《明镜》周刊甚至用库纳特头像做封面,并发问道:“为何社民党和大联合政府不得不惧怕这位社民党青年团主席?”而美国《纽约时报》则曾把克文·库纳特这位“反大联合政府”运动指挥者称作是一位“能够结束默克尔时代的”人。这种情况至今未变。按照联盟党和社民党所签的《组阁协议》,在立法期过半时要对政府工作进行考核。一旦克文·库纳特进入新的领导班子,并最晚在今年12月对大联合政府进行考核时, 社民党决定退出该政府,则默克尔时代真的就结束了。这确实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

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克文·库纳特(Kevin Kühnert)

 

前段时间,《明镜》周刊还曾推出过一篇题为《动荡的时代》的长文, 全面介绍了安格拉·默克尔对当今世界的看法。在此后的读者来信中, 有人对她进行了颂扬, 声称:“与这位女士[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 笔者注]相比,安格拉·默克尔现今确实展现出了光辉形象。”但也有人则表示:“由于这种和其他失职行为,接下来的数代人将会把默克尔时代咒骂成被浪费的时间。”在2019年德国工业日大会上, 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迪特·肯普夫(Dieter Kempf)甚至当着默克尔的面破口大骂道: “是到调整方针的时侯了! 政府政策损害企业。”看来在安格拉·默克尔离任后对其执政时期作出全面评价确非一件易事。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