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德国政坛跌宕起伏 总理候选人之争日趋激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德国大选前政坛动向剖析
作者:袁杰博士

 

 

弗里德里希· 默尔茨(Friedrich Merz)在德国基民盟党魁选举中败北后, 党内保守派失去了领军人物。基民盟要延续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推行的中间路线, 社民党则不得不朝左转, 以凸显自己的特色。基民盟新党首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现正竭力争取获得保守派阵营的支持, 旨在成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 但其问鼎德国总理之路依然崎岖。

 

弗里德里希· 默尔茨(Friedrich Merz)

1.保守派的败北
在2021年1月中旬的基民盟党代会上,宣称将继续奉行默克尔中间路线的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获胜,当选为新党首,而被视为要让基民盟回归其传统的中间偏右保守路线的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却遭到失败。这一选举结果也引发了人们对德国保守势力未来走向的关注。

从2000 年4月10日默克尔担任基民盟主席起,直到今年9月26日德国大选后默克尔任期结束为止,在这长达20 余年的“默克尔时代”中,她担任了18 年的基民盟主席,并将连续执政16年,从而有望成为任期仅次于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德国总理。
从目前来看,默克尔在此期间所采取的策略是富有成效的,并被非常恰切地誉为“默克尔的中间路线”。在这次党代会上,拉舍特在发表的演讲中也始终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中间路线执行者。他强调:“只有当我们坚定地保持中间立场,我们才会获胜”,并声称:“我们必须直言不讳,但不要走极端。”有分析认为,这话是针对竞选对手默尔茨说的。据称,拉舍特这次演讲颇为成功,说到了与会者的心坎上。

而拉舍特这次之所以能取胜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会上发表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演说,而是因为总理府、基民盟党内建制派和大众传媒均不愿让基民盟回归其传统的中间偏右保守路线 。

在这次线上党代会上,拉舍特最终获得了党魁争夺战的胜利。这就表明,代表们希望拉舍特能坚持默克尔的温和中间路线,并“继续这样干下去”。(相关报道:【德国内外】基民盟选出新党魁,打响“超级选举年”首炮,谁是默婶接班人?

 

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

但在这次党代会前的所有民调中,默尔茨的支持率均遥遥领先于拉舍特,且即使在线上党代会上,这位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也获得了令人瞩目的投票结果。这就表明,在退出联邦议院多年后,默尔茨在基民盟内,特别是在党的基层,还是颇具人气的。

然而,此间主要媒体却认为,默尔茨所代表的时代已成过去式。据称,默尔茨的竞争对手经常被邀请参加政治脱口秀电视节目,而他却鲜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这里值得一问的是,新闻媒体贬低默尔茨是因为他个人的自负,还是因为他要力求找回基民盟作为中右政党的传统?如果是后者的话, 那就涉及到对待保守主义的态度了。

在这次基民盟线上党代会上,毕竟在第一轮选举中默尔茨在三位党魁候选人中获得了最多的选票,在第二轮投票中也仅以微弱票数失利。这就表明在基民盟内至少还有近一半的人是支持默尔茨的,也就是希望这个党回归中间偏右路线的。民调显示,这一结果在相当程度上也反映了目前德国的社会现实。这种思想倾向是基民盟领导层和此间媒体不容忽视的。
2.社民党的左倾
这次基民盟党代会结束后,《柏林晨报》曾刊登过马蒂亚斯·伊肯(Matthias Iken)撰写的题为《保守派会变成什么样?》的评论文章。该文引述了德国交际学专家伊丽莎白·诺艾尔-诺依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上世纪70年代提出的“沉默的螺旋”理论,并举例作了引证。

“沉默的螺旋”理论的主要概念是: 一旦人们觉得自己的看法有别于公众观点,许多人就会羞于讲出自己的想法。而一种观点越占优势,人们发表相反意见的顾虑就越多,从而就形成了所谓“沉默的螺旋”。

 

伊丽莎白·诺艾尔-诺依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

据伊肯称,对待难民危机的态度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此外,他还提到了2018 年12月德国联邦议院通过的一项法案。该法案规定,未来在德国进行出生登记时,表格上除了“男”、“女”之外,还将为“双性者”提供第三种选项“其他”。

而新闻媒体当时对此事反响极其热烈。《时代周报》就写道:“许多人声称这是‘一项革命性法律’。但批评者则认为‘这还远远不够’。”《南德意志报》还高兴地表示:“‘双性者’终于得到承认:今后在护照上这些人可以把自己确定为‘其他’了。这是好的。但更好的做法 是完全放弃填写性别。”

另据此间媒体报道,为了避免产生性别歧视,这里的招聘广告现已不再设置性别要求,而写成“男/女/其他”。再举一例:在德语中,“观众”一词是“Zuschauer”(单复数词形相同),“女观众”是“Zuschauerin”(复数是“Zuschauerinnen“)。

据称,此间公法电视台在提到“观众”时,为了避免造成只面向男性或男女性观众的错觉, 现已在词中间插入“性别星号”(*): “Zuschauer*innen”。据称这就涵盖了“所有性别的观众”。2020 年8 月出版的第28 版《杜登正字法词典》并已正式收录了该“*”(性别星号) 。

虽然上述举措被誉为“里程碑”,对涉及者也的确如此,但它所牵涉到的人却要比这场大辩论所期待的要少得多。伊肯在上文中提到,在拥有逾 180 万人口的汉堡,自两年前引入新规定以来,只有7个人将其性别填写成“其他”。不容置疑的是,第三性别的引入是一个进步。但它并非是德国的主要问题。由于保守派在这场辩论中几乎起不了主导作用,因而追求“政治正确”的左派就特别起劲,并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身份大辩论中去。

这时,政治光谱也随之发生了位移,不利于保守派和温和左派。保守派出于害怕的心理而选择沉默,而温和左派中的部分人则开始走向极端。而保守派的这种沉默状态也对其政治对手以及德国的政治格局产生了影响。

德国另类选择党(以下简称:选择党)是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相当一部分该党追随者原本是支持基民盟和自民党的保守派选民,后因不满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以及反对2015 年的欢迎文化转而支持选择党。

2018年11月,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扬言,要从选择党那里夺回一半选民。

此间有媒体分析道,默尔茨虽则有可能带领基民盟从选择党那里夺回相当数量自己原来的选民,但一旦他放弃默克尔这些年来通过让基民盟“社民党化”而赢得的中间偏左选民的选票,则基民盟依然恢复不了昔日全民党的地位。
当然,默尔茨在那时还表示过:“一旦基民盟拥有这样一位主席,他在内容上与社民党再次成为对手,且对选择党是一种真正的危险,那么德国的政治局势可能会得到重塑。”默尔茨还一心要“重建那样一种格局,在这中间社民党和联盟党是主要对手,它们彼此间在内容上有着真正的区别” 。

虽然默尔茨在这里只是为了基民盟的利益而设想重组德国政党格局, 但一旦他的这一政见得以兑现, 则对社民党是一个战略性利好。因为社民党由此可夺回自己的部分生存空间。

然而,默尔茨2018 年12月和2021年1月两次竞选基民盟主席均以失败告终。基民盟建制派不愿让自己的党回归传统的中间偏右保守路线,而是要延续默克尔所推行的中间路线。那么,对于社民党来讲,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朝左转,以便与“社民党化”的基民盟拉开距离。这从 3 月 1 日公布的社民党竞选纲领草案就可见一斑。

 

总理默克尔

该纲领草案要求扩建社会福利国家、加强气候保护以及重新征收财产税。但这种做法也有一种危险,那就是会失去相当数量的中间选民。最近社民党人、联邦议院前议长沃尔夫冈•蒂尔泽(Wolfgang Thierse)就曾为此与社民党领导层发生过激烈争执。针对社民党的“左倾身份政策”,蒂尔泽告诫自已的党不要赶走那些“不愿和不会使用性别星号的”党员。

伊肯在《柏林晨报》上发表的那篇文章也提到,社民党原主席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曾说过这么一段话:“如果有人在会上站起来说,他喜欢吃肉,吸烟,乘飞机去马略卡岛度假,或许还在工作台上挂了一张‘花花公子’的招贴画,那么究竟会发生什么呢?”加布里尔接着问道:“是立即把他赶出去还是作为 10 次教育化试验的牺牲品呢?”

这里的问题是,政治与民众所关心问题之间有时会发生脱节。就上述联邦议院通过的法案而言,民众关心的事非常多,但较少有人关注“其他性别”。2019年9月,新冠疫情危机爆发之前,气候保护运动声势十分浩大,但许多民众却有其他担忧。

当时的一次民调显示,在2400名14岁以上的德国受访民众中,一半以上的人担心国家会因大量难民无法应对这一局面,并因此会加剧德国民众和外来移民之间的对立。而气候变迁只排到第12位,甚至在高房租之后。这并不是说民众对气候变化关心甚少。但这一民调结果至少反映了芸芸众生的真实想法。这也是 此间政党制定政纲时必须顾及的。

 
3.拉舍特的策略
绿党籍的巴符州州长温弗雷德·克雷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已年届72 岁。他是联邦州层面上第一位绿党籍州长。这位绿党建党元老 2018 年曾写过一本题为《我们需要的是: 一种新的保守主义思想》的书。作者要探讨流行的保守主义思想可以作出什么贡献,从而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保守主义思想的关注。为此,此间有评论甚至认为,或许最终还得靠绿党来拯救保守派。

 

温弗雷德·克雷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

自2011年5月12日以来,克雷奇曼已担任了两届巴符州州长。上届州政府是由绿党和社民党组成的,而这届州政府则是由绿党与基民盟联合组建的。在今年3月14日举行的州议会选举中,绿党再次获胜,州长克雷奇曼将实现三连任。这位绿党元老没有排除在州议会选举后再次与基民盟结盟执政的可能性。

因此,也有媒体把克雷奇曼称为“保守派州长”,并把西南部绿党视为“政治建制派的组成部分”。但克雷奇曼的政绩也引发了人们对保守主义思想的再思考。

《明镜》周刊前不久曾发表过一篇题为《黑洞》的文章。在该期周刊的内容介绍中,编辑部将文章冠以《正在 寻找新的救世主》,并发表了下列编者按语:“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在党魁选举中失利后,基民盟内的保守派失去了其领军人物。在联盟党内,这些人还有多少发言权?谁能取代默尔茨?”文前按语并指出:“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失败后,基民盟内的保守派渴望找到一个新起点。但这个经济派系几乎缺少一切:一位领军人物、一种思想、一个项目。”

但基民盟新党首拉舍特深知维系党内派系团结的重要性。缺少了党内包括保守派在内的各派系的支持,他将难以成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最终也无法问鼎德国下届总理。在这次线上党代会后,拉舍特曾专程去斯图加特,参加了基民盟巴符州党代会。据告,在这次基民盟党魁争夺战中,大多数该州代表是支持默尔茨的。

为此,作为基民盟新党首的拉舍特迫切需要得到该州基民盟的支持。他在会上声称:“我也是弗里德里希·默尔茨的粉丝。”这位基民盟新党首并强调,基民盟需要默尔茨及其支持者。

而上述《明镜》周刊文章也指出,如果拉舍特要想成为联邦总理,他就需要得到默尔茨阵营的支持。“但他同时又必须朝另一个政治方向发出信号,以不让选民投票给绿党。这将是一个两难境地。”

为此,拉舍特在基民盟巴符州那次党代会上声称:“这次的联邦议院选举将决定这个共和国的走向。”,“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一旦红红绿(即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笔者注)拥有多数,它们会一起干。”这位基民盟新党首随即并声称,由于这关系到德国的福祉,因而人们必须排除这种格局。

拉舍特强调称,这将取决于基民盟能否留住中间选民。而他的目标则是在今年联邦议院选举中得票率要达到“35% + X”。这番表态展现了这位基民盟新党首的雄心壮志。但前提却是基民盟必须同心协力投入选战。

那篇题为《黑洞》的文章最后提到,几个星期后,拉舍特和默尔茨将要坐下来,一起探讨是否拥有一个共同的未来。又据报载,默尔茨有意参选下届联邦议院议员。但两次角逐基民盟党魁受挫的他究竟能否继续担任党内保守派的领军人物, 至今尚不得而知。

据称,为了让基民盟内保守派继续在联盟党内占据重要的地位,该派系现已开始寻找默尔茨的接班人。而其结果也将会对德国政局产生重大影响。

虽然基民盟3月14日在巴荷州和莱法州的州议会选举中遭到惨败,但拉舍特刚担任基民盟主席,要他一人承担责任颇为不公。复活节后,在拉舍特与基社盟主席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共同商定,究竟由谁出任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时,这位基民盟主席也因此决计不会拱手相让。

 

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