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德国政坛大变脸:中生代接班构建新“权力三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新的“权力三角”

作者:袁杰

 

2019年1月19日,在慕尼黑召开的一次基社盟特别党代会上,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以87.4%的得票率接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担任了新的基社盟主席。 随之,德国政坛上出现了一种颇为引人注目的现象,那就是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三个党的党主席均已不在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第四届内阁里了。德国的权力中心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今后,德国是由执政诸党、议会党团和政府内阁构成的“权力三角”来掌权的。本文拟对这一“权力三角”的运作和制衡方式作一探讨。

 

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

Karrenbauer)和基社盟主席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

 

01执政诸党

 

就基民盟而言,在险胜弗里德里希·默尔茨(Friedrich Merz)以后,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现正设法巩固自己的权力。一方面,克兰普-卡伦鲍尔已把挂有顾问头衔的默尔茨晾在一边;另一方面,她则在设法与默克尔明显拉开距离。

早在去年11月初,克兰普-卡伦鲍尔就声称,德国经历了“沉重的时代”。她表示,在过去年间,由基民盟主导的政府作出了太多的这类决定,它们“随即或多或少在受到抵制或在没有被抵制的情况下为自己党所接受” , 而这引起了基民盟内部极大的不满。克兰普-卡伦鲍尔宣称: “这种方法在现今时代不再适用了。”换句话说,这就意味着基民盟对总理府不再只能点头称是了。这位基民盟新主席随即要求道,今后,首先必须在基民盟内确定立场,然后通过联盟党议会党团再由政府机构实施。

此间有媒体认为,这就完全有别于默克尔至今的做法。在默克尔身兼基民盟主席和联邦总理两职时,特别是在近几年中,基民盟领导层里许多人都把基民盟总部“康拉德·阿登纳之家”看成是总理府的延伸机构。在克兰普-卡伦鲍尔去年2月放弃萨尔州州长职位来柏林就任基民盟总书记时,这种状况使她感到失望。但克兰普-卡伦鲍尔随即利用这个机会,走遍基民盟基层,开展了“倾听之旅”,并构建了广泛的人际网络,从而也为她这次在汉堡党代会上击败默尔茨打下了基础。

作为基民盟新主席的克兰普-卡伦鲍尔现正设法通过向党内保守势力作妥协来凝聚党内共识,从而达到党内团结的目标。但这绝非易事。比如,因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党内至今仍存在着严重分歧,因而基民盟2月10日至11日召开了为期两天的“研讨会”,检讨自身的避难政策,并为未来寻找解决方案。克兰普-卡伦鲍尔这次没有邀请默克尔与会。她在会议结束时强调,人们必须尽一切力量,不让2015年之事再度发生。此间有评论认为,这位基民盟新主席举办上述会议的目的是为了显示自己比默克尔稍许偏右一些。

基民盟在此前通过的一份战略文件中并声称,从国外移入的专业人员和难民必须遵循这个国家的“主导文化”。 而默尔茨2000年在谈及移民融入时就引用过这个概念,现今已被克兰普-卡伦鲍尔等人所接受。

另一方面,克兰普-卡伦鲍尔对外则在坚持捍卫基民盟的利益。为此,她甚至不得不让默克尔改变至今把基民盟总部当作总理府延伸机构的做法。但由于克兰普-卡伦鲍尔不是联邦议会议员,因而她为此还得与联盟党议会党团进行沟通。

而基社盟则对柏林目前的情况非常清楚,那就是三个执政党的党主席均不在政府内阁中。当然,在泽霍夫身兼基社盟主席和巴伐利亚州州长两职时,他本人不在内阁中差不多有十年之久。直至去年大联合政府成立时,他才放弃巴伐利亚州州长一职,出任第四届默氏内阁的内政部长。

而新当选基社盟主席的索德尔,同时也是巴伐利亚州州长,当然可援引泽霍夫的前例,对不入阁采取泰然处之的态度。索德尔声称,这是否行得通“将取决于各参与方的意愿”。 他并表示,基民盟那里把总理职务与党主席分开后,反正一切都变了。索德尔还指出:“联合执政委员会变得更为重要了,政党和议会党团也是如此。一旦议会党团把事情搞糟了, 然后声称联合执政委员会会把事情搞好的,将不再行得通了。”

这位新任基社盟主席并强调,他将与克兰普-卡伦鲍尔保持沟通。去年夏季泽霍夫和默克尔之间曾就难民问题发生过激烈冲突。 索德尔和克兰普-卡伦鲍尔两人深知,一旦再次爆发那样的冲突,民众就不会原谅联盟党了。

而对于社民党的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来讲,她是2017年4月起担任社民党主席的。 在三个执政党的党主席中,纳勒斯现在竟然成了担任党主席时间最长者。但纳勒斯在社民党内并未获得强有力的支持。如同财政部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那样, 纳勒斯也希望能与联盟党一起一项一项地落实《组阁协议》中的条款,但社民党内许多人却对自己党在民调中一蹶不振深感不满,因而要求更多地凸现社民党的特色,并拿出战果来。2月10日,社民党领导层一致同意用公民津贴来取代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推出的“哈茨四号方案”,就是纳勒斯等人在引领社民党朝左转方面所作的一次努力。

德国政坛阴盛阳衰何时了,两大党均是女人当家:社民党主席Andrea Nahles和基民盟主席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但社民党内在诸如环境保护等问题上意见不一则可能会让社民党领导人感到棘手。党内左派人士要求迅速“脱煤”,并声称,人们不能与自然界“谈判”。但社民党前主席西格马·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 则尖锐地指出,因为推行“哈茨改革”以及金融危机,人们已经两次让“社民党核心选民”感到失望了。他警告道,在工业政策方面恐怕会重蹈覆辙。 因而,纳勒斯必须带领社民党在这类社会热点问题上正确定位,否则这个百年老党将无出路。

总之,克兰普-卡伦鲍尔、索德尔和纳勒斯三者之间正在进行互动,各人都在为自己的党争取最大的利益,而最终三个执政党都必须要有斩获, 这才能让这届大联合政府维持下去。

 

02、议会党团

 

现今的德国执政党有两个议会党团: 一个是由基民盟和基社盟议员组成的联盟党议会党团,其主席是拉夫·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 另一个是社民党议会党团,其主席是纳勒斯。而在联盟党议会党团内,基社盟议员又组成了基社盟议会小组, 其主席是亚历山大·多布林特(Alexander Dobrindt)。

基民盟一会党团主席Ralph Brinkhaus和基社盟联邦议会小组负责人 Alexander Dobrindt(左起)

 

2018年9月下旬,联盟党议员曾不买默克尔的账,把她的亲信、原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福尔克尔·考德尔(Volker Kauder)赶下了台, 并选举原联盟党副主席拉夫·布林克豪斯担任了新的议会党团主席。 自那时以来,面对默克尔担任总理的政府,布林克豪斯就一直在设法增强联盟党议会党团的重要性和自信心。

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针对记者就默克尔在放弃党主席而保留总理职位后如何运作时,布林克豪斯就表示:“一旦议会党团、男性或女性党主席以及女总理建设性和充满信心地进行合作,就可以良好地运行。”布林克豪斯在此实际上就提出了在“后默克尔时代”政党、议会党团和政府的新“权力三角”。在谈到今后如何带领联盟党议会党团运作时,布林克豪斯非常自豪地声称:“我们有246位非常能干且自信的议员,议会党团领导人的任务就是要更充分利用这种潜力,对意愿形成过程进行协调,并与党和政府进行沟通。我们的议会党团是明星。”

迄今为止,默克尔与布林克豪斯之间的交谈很少公诸于众。但据称两人的关系还算融洽。布林克豪斯本人则声称:“安格拉·默克尔继续把联邦总理当下去,我为此感到高兴。我们议会党团决心要让这个联合政府获得成功。此外,安格拉·默克尔和我彼此已建立了良好的联系。”除此之外,布林克豪斯与基社盟议会小组主席亚历大·多布林特也协调得不错。

当然,新任基社盟主席索德尔与泽霍夫的亲信多布林特之间的关系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就很难说了。 但一位基社盟副主席点出了要害所在:“他们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当然,多布林特无论如何不会再独断独行了。他的支持者泽霍夫虽然至今仍担任着管辖范围非常大的内政部长, 但已不再是基社盟主席了。现在尚不清楚泽霍夫今后是否还会再插手基社盟事务。 多布林特本人则信誓旦旦地对外宣称,重振旗鼓将会成功。“更换是政治的一个重要部分。我们将会与马库斯·索德尔紧密合作,并按最好的意愿互相支持。”但无论如何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和基社盟议会小组主席多布林特的关系将是基社盟未来的一个难题。当然,此间也有媒体声称,索德尔和多布林特现在不得不作为一个团队展开工作,一个在慕尼黑,另一个则在柏林作为巴伐利亚州的代言人。

而社民党的情况则有些不同,因为党主席纳勒斯同时也是该党的议会党团主席,因而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之间不存在沟通问题。但纳勒斯要协调好该党议会党团内各派系的立场也非易事。

 

03、政府内阁

 

虽然默克尔不愿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改组内阁,但今年5月下旬欧洲议会选举后内阁人员还是会有所变动。这是因为现今的社民党籍司法部长卡塔琳娜·巴利(Katarina Barley)已当选为社民党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首席候选人,并将在选举后前往布鲁塞尔工作,因而司法部长一职将由他人担任。 在不担任基民盟主席职务后,默克尔现已把自己的整个精力放在总理职务和国际事务上。

2018年5月5日,在特里尔举行的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中,本报总编采访出席嘉宾。左起:社民党主席Andrea Nahles、本报总编修海涛、德国社民党籍司法部长卡塔琳娜·巴利(Katarina Barley)

 

当然,此间媒体也对第四届默氏政府的现状提出了批评。新年伊始,《明镜》周刊就发短评称,大联合政府在对国家至关紧要的气候政策、数字化、交通等方面的工作停滞不前,“这使人回想起科尔政府的后期”。“如同那位ʻ统一总理ʼ那样,他的那位女继承人也同样对国际事务比对国内任务更感兴趣。而社民党则像当时的联合执政伙伴自民党那样在为自己的生存拼搏。”“如同当时那样,重要的决定被委托给大量的委员会、工作小组和特派员,其结果早已明了,那就是改革因此而越发陷入困境,而不是得到推进。”

从目前来看,这届内阁能否坚持到任期结束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最迟到今年年底,第四届默氏政府内的社民党必须作出抉择,究竟是留在大联合政府内,还是退出大联合政府。据称,将会举行一次党代会来对此作出决定。

但前不久,社民党副主席、联邦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朔尔茨在接受《星期日图片报》采访时却出乎意料地表态道: “如果人们相信民调数据的话,那么在男女民众和社民党选民中,我是所获支持率较高的政治家之一。”他并声称:“社民党要推出下一届联邦总理。”

这届政府任期尚未过半,这位副总理就已经提出了社民党总理候选人之事。由此看来,一则朔尔茨对这届大联合政府能否干满任期信心不足; 二则在社民党现今民调支持率只有15%左右时,他就毛遂自荐地把自己视作理想的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实在并非明智之举。因而,此间有媒体曾认为,或许更实际和谦卑一些会有助于朔尔茨本人和社民党回到现实中来。社民党领导人不应该在该党总部“维利·勃兰特之家”的密室中,更不是通过自荐,而应该通过询问基层党员后再来决定自己党的总理候选人。

今年5月下旬将要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接下来萨克森、勃兰登堡和图林根这三个东部州也要举行州议会选举。《时代在线》撰文宣称:“对于德国而言,2019年将是继柏林墙倒塌后或许最重要的一年:在德国东部的三个州将要举行选举。”虽然自两德统一以来失业率在东部的许多地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低过,但右翼民粹主义的另类选择党可能会成为这三州中最强大的政治势力。

从目前来看,这几场选举的结果也将决定第四届默氏政府的命运。一旦社民党在选举中遭受滑铁卢,并最终导致年底召开的党代会作出决议退出这届大联合政府,则重新大选将难以避免。格哈德·施罗德日前向媒体表示:“西格玛尔·加布里尔或许是社民党内最具才华的政治家。”媒体认为,施罗德实际上是希望社民党前主席、前外交部长加布里尔能恢复原有地位。而加布里尔本人目前也正在基层积极构建自己的人脉关系。这就让社民党在未来推选总理候选人时,结局更加扑朔迷离。

如同社民党那样,届时联盟党也要推选出该党总理候选人。而此时人们不能低估基社盟主席索德尔的政治能量。在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作为客人列席今年1月19日基社盟特别党代会时,索德尔曾就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一事向克兰普-卡伦鲍尔表示:“按我的看法,基民盟和基社盟两位党主席拥有提出候选人名的权利,这是相当清楚的。”这里他强调的是“两位党主席”。索德尔并声称: “最终将共同作出决定。”“这曾一贯如此。”这是索德尔在联盟党未来总理候选人问题上的明确表态。由此看来,今后究竟由谁来接安格拉·默克尔的班,至今还不得而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