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基民盟选出新党魁,打响“超级选举年”首炮,谁是默婶接班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基民盟选出新党首拉舍特

打响“德国超级选举年”第一炮 

作者:袁杰博士

2021年是令人瞩目的“德国超级选举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将于9月26日举行。从目前民调来看,德国民众最希望联盟党和绿党能结成“黑绿联盟”执政。年内德国还有 6个联邦州进行州议会选举,一些地方政府也将举行换届选举。随着“默克尔时代”逐渐走向终结,德国政坛早已开始重新洗牌,并有望呈现一个新的格局。 
1. 联邦议院选举  
2021年9月26日, 德国将迎来第20届联邦议院选举。按照德国目前的各项民调数据,下届联邦议院选举后,德国民众最希望看到的是由联盟党和绿党组成的黑绿执政联盟。届时绿党在联邦层面上坐了16年的在野党冷板凳后,终于有望在大选后参与执政。联盟党和绿党从而也就有可能首次坐在同一张内阁会议桌前。 
联盟党和绿党目前所获的民调支持率分别为35-37% 和19-21%。如两党在大选中获得相应的选票数,则加起来在下届议会将拥有稳定多数。 
联盟党是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其中的基民盟 2021年1月16日刚开完一再被推迟的党代会,1001名代表已在线从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曾任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的弗里德里希·默尔茨 (Friedrich Merz)和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诺贝特·勒特根(Norbert Röttgen)这三位候选人中选出拉舍特为新党首, 从而打响了“德国超级选举年”的第一炮。

 

三位主席竞选人:默尔茨、勒特根和拉舍特(左起)

当然,接下来还需通过 邮寄投票方式正式选出新任党主席。但此后究竟是由基民盟新任党主席拉舍特还是由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来担任联盟党总理候选人,至今还不得而知。

 

刚刚出炉的政治漫画:拉舍特与默克尔一体。意指拉舍特是默克尔路线的忠诚继承人
 
按照德国电视二台“政治晴雨表”2021年1月15日公布的民调数据,54%的受访者认为索德尔适合担任联邦总理,远远高于勒特根(29%)、默尔茨(29%)和拉舍特(28%) 。即使超过半数的联盟党选民也否定默尔茨、勒特根和拉舍特有能力担任联邦总理。 
但此间长期观察员则怀疑索德尔为了总理职位会与基民盟新党首拉舍特发生直接冲突。然而,一旦这位新党首的地位削弱,从而不得不将联盟党总理候选人让给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则索德尔也不会谦让。 
而绿党双主席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和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 则要到今年春季才会决定他们两人中谁成为绿党总理候选人。 
再就联盟党与绿党结盟一事而言,据称问题也不大。这是因为早在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后,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在举行所谓的“牙买加”组阁谈判时,联盟党和绿党在许多问题上,意见就是一致的。因而,一旦今年大选后联盟党和绿党再次举行组阁谈判,人们预计谈判不会重蹈上次“牙买加”组阁谈判破裂的覆辙,而会取得成功。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多项民调结果还显示,在联邦层面上,联盟党和社民党支持率相加也超过或接近半数。但在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执政期间,两党已三次组成大联合政府。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早先已明确表态道: “德国大选不仅仅是为联盟党更换结盟伙伴; 在执政多年后,联盟党也应该再次坐上在野党位置,让自己得到恢复”。由此可见,社民党并不愿意再次与联盟党结盟执政。 

 

朔尔茨

社民党眼下的民调支持率仅在15%左右,但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该党总理候选人朔尔茨身上。由于默克尔不再竞选联邦总理,因而这位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就曾坦言: “这对社民党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机遇”。这是因为默克尔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威望飙升,联盟党现在所获支持率比疫情前高出10多个百分点靠的就是“默克尔效应”。因而这次女总理不再谋求连任,朔尔茨就可以自身的任职优势投入选战。在这一点上,无论联盟党还是绿党今后推出的候选人都难以与其匹敌。 
这位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现正期待着从原来支持默克尔的选民那里,通过许诺会延续现行政策来赢得更多的选票。 
然而,社民党要保住目前的执政地位非常困难。在排除联盟党外,该党在大选后可与绿党、左翼党或许还有自民党结盟。但从目前的民调数据来看,由绿党、社民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所获的支持率还远远未达半数。而从自民党的政纲来看, 这个党更接近于联盟党,而不是社民党。因而,社民党要与自民党结盟难度相当大。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在下届德国大选后,社民党或将会成为在野党。 
2. 德国多州选举 
在新的一年里,德国还将有6个联邦州进行州议会选举,一些地方政府也将举行换届选举。 
3月14日,巴符州和莱法州将打响州议会选举的第一炮,而黑森州则要举行地方选举。 
绿党籍的巴符州州长温弗雷德·克雷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已年届72岁。他是联邦州层面上第一位绿党籍州长。自2011年5月12日以来,克雷奇曼已担任了两届巴符州州长。上届州政府是由绿党和社民党组成的,而这届州政府则是由绿党与基民盟联合组建的。
据称,在今年3月的州议会选举中,克雷奇曼依然是最有希望当选的人。此外,他也没有排除在今年3月州议会选举后再次与基民盟结盟执政的可能性。但据报载,幕后也在探讨其他的结盟方式。而颇为中意的则是由绿党、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所谓的“交通灯联盟”。这是因为在政治光谱上,与基民盟相比,绿党与社民党靠得更近。但因社民党目前走弱,因而在结盟时可能还不得不再拉上自民党。 
而社民党籍的莱法州州长马鲁·德莱尔(Malu Dreyer) 目前的内阁就是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在2016 年3月的州议会选举中,社民党曾取得亮眼成绩,得票率为36.2%。而其结盟伙伴自民党则获得了6.2%的选票,是在时隔4年后再次进入州议会的(在2011年3月的莱法州州议会选举中,自民党的得票率为4.2%,因而未能进入州议会)。
一旦自民党这次能继续进入州议会,则现今“交通灯联盟”的得票数就有可能超过半数而继续执政。但此间也有媒体已在探讨该州由基民盟和绿党组成执政联盟这种可能性了。因而,马鲁·德莱尔将面临一场艰难的选战。

 

德莱尔

6月6日则是萨安州进行州议会选举的日子。萨安州州长莱纳·哈泽洛夫(Reiner Haseloff)现在领导的是一个由基民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肯尼亚联盟”。前不久,该执政联盟曾因德国广播电视费涨价事几乎解体。后来,哈泽洛夫是通过解除州内政部长职务,并撤回该州增加广播电视费决议草案才挽回局面的。但该执政联盟究竟能否维持到6月6日,尚不得而知。 
随后,下萨克森州将于9月12日举行地方选举。9月 26日,在举行联邦议院选举的同时,柏林、图林根州和梅前州也将分别选出新一届柏林市议会和两州议会的议员。 
自去年11月以来,在2016年9月举行的上届选举中,社民党得票率为21.6%,是柏林第一大党。但图林根州议会选举原定于4月25日举行,后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而不得不将选举日期推迟至9月26日。在去年2月德国图林根州政坛发生强烈“地震”,“短命”州长托马斯·凯默里希(Thomas Kemmerich)下台后,左翼党籍州长博多·拉梅洛(Bodo Ramlow)目前领导的是一个由左翼党、德国联邦家庭、老年人、妇女和青年事务部部长弗兰齐丝卡·吉费(Franziska Giffey)已担任社民党柏林分支党主席。她将带领社民党投入9月26日的柏林市议会选举,但目前形势不容乐观。 
德国民调机构 INSA 2020年12月中旬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基民盟的支持率为22%,而社民党则与绿党并列第二,均为18%。因而,只有当弗兰齐丝卡·吉费在 这届选举中使社民党重新成为第一大党,她才有望出任柏林市长。 
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少数派政府。一旦这次州议会选举后,各党派所得票数及其在州议会所占席位数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结盟执政而再次出现组阁僵局。社民党籍的女州长则很可能会因基民盟在联邦和各州层面上拒绝与另类选择党和左翼党而在梅前州,曼努埃拉·施韦西希 (Manuela Schwesig)则要赢得自己首次挂帅的选战。

 

施韦西希

施韦西希的前任是埃尔温·塞勒林(Erwin Sellering)。在他的带领下,在2016年的州议会选举中,社民党曾赢得了30.6%的选票,是该州第一大党。塞勒林因病在2017年7月让位给了施韦西希。因而,2021年这场州议会选举是对这位女州长真正的考验。此间有媒体甚至预言,一旦施韦西希这次能带领社民党战胜基民盟和另类选择党,则她甚至有望担任未来的社民党主席,并有可能成为该党在2025年联邦议院选举的社民党总理候选人。
3. 政党格局变动  
在德国政党格局中,上面已分析了联盟党、绿党和社民党的情况,下面再来看一下另类选择党、左翼党和自民 党的现状。
德国最大在野党另类选择党(以下简称: 选择党)现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2017年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选择党的得票率为12.6%,成了二战结束以来首个进入德国议会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并因其得票率在四个在野党中居首位,因而成了最大在野党。
但目前该党内斗十分激烈,多项民调显示,选择党所获的支持率只在10%左右。该党双主席之一的尤尔根·莫伊藤(Jörg Meuthen)现正设法把已被解散的、以比约恩·赫克(Björn Höcke)为代表 的极右翼派系“羽翼”压制下去。目的是要在2021德国大选 年中,避免让这个党处在联邦宪法保护局的监视之下。而 选择党名誉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亚历山大‧高兰德 (Alexander Gauland)则要让该党与“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横向思考者”和右翼团体团结在一起。因而,选择党有分裂的危险。

 

Alexander Gauland

如同基民盟那样,左翼党则将于近期选出新主席。现 任双主席卡提亚·基平(Katja Kipping) 和贝尔恩德·里克辛 尔(Bernd Riexinger)在担任两届党主席后,已不再谋求 连任。原定去年10月底举行的党代会因新冠肺炎疫情被推 迟,今年2月底将会召开这一党代会。从目前来看,双主 席候选人雅尼娜·维斯勒(Janine Wissler)和苏珊·亨尼希- 韦尔索(Susanne Hennig-Wellsow)有望顺利当选。

就对左翼联盟的态度而言,现任双主席之一卡提 亚·基平就曾向媒体表示:“为了实现必要的社会生态变革 我们准备参与联邦执政。为此,我们需要联盟党左侧的 社会多数。”基平并声称,对于“红红绿联盟(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联盟)”来讲,下一届联邦议会大选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窗口”。

但笔者曾指出,一旦左翼党选出新党首,该党在参与联邦执政问题上的立场将会有所变化。《明镜》周刊最 近在一篇文章中也指出:“雅尼娜·维斯勒非常有可能成为 左翼党的新党首。她在党内受人爱戴,非常左倾,但她却 不是沉醉于‘红红绿联盟’的人。” 由此看来,德国左翼联 盟要上台执政还困难重重。

再来看一下自民党,该党在2017年的德国大选中曾获得了10.7%的选票,而现今该党民调支持率刚超过进入联邦议院所需的5%门槛。去年夏末,该党党魁克里斯蒂 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曾提前撤换了该总书记琳 达·泰特贝格(Linda Teuteberg)。9月19日,自民党党 代会并已选举莱法州副州长兼经济部长福尔克尔·维辛 (Volker Wissing)担任了新的总书记。但仍无济于事,该 党民调支持率率依然低迷不振。

 

林德内尔

据报道, 林德内尔现今已公开以批评的眼光来审视 自已在2017年秋季作出的让“牙买加”组阁谈判破裂的决定, 并明确表示了参政意愿。阿明·拉舍特2021年1月16日当选 基民盟新主席,使自民党很受鼓舞。这是因为拉舍特现在北威州领导的就是一个由基民盟和自民党组成的黑黄联合政府。一旦自民党今年大选后能继续进入联邦议院,就有 可能成为联盟党甚或社民党的争夺对象。自民党就又有可 能成为左右政坛的“天平砝码”。

随着“默克尔时代”在今年逐渐走向终结,德国政坛早已开始重新洗牌。虽然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继续在德国政坛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无论是在联邦还是联邦州层面上,主打环保理念的绿党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德国各党派势力此消彼长,政坛有望呈现一个新格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