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如履薄冰的亲情 就这样说再见吧

广告

 

原标题:一场告别
作者:雅兰
思来想去,如一打算就在最近几天,去见一下她。要是明天没有时间,那就在后天,反正是越快越好。与她之间,必须做个了断。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一对自己说。见到她,如一最想做的事,是让她先拿出那幅画。

那是一幅巨佛,之所以送给她,是因为她的床头,有一张小木桌,上面有一尊锦蓝色的香炉。只要进入她的房间,都能闻到一股弥漫的禅香味。

既然她信佛,如一就想着抽空到甸池的极乐寺去。主持的书画,很有功底。度着诚心,求得巨佛,应该能如愿。
当时,打开卷起的巨佛,她很惊喜。而现在,如一要收回巨佛。带上一把小剪刀,当着她的面,三下五除二,用锋利的刀刃,将巨佛剪划得支离破碎。如一剪过之后,跟她说,你想要的,就是这样。

他离世不到一个月,她就让如一把她曾经穿过的羽绒衫拿走。如一说,那是为你们买的,一人一件。

几年前,如一也为她买了一双布鞋。送去的时候,如一蹲在她的面前,亲手为她穿上。时隔不久,她跟如一说,布鞋不合脚,让如一拿回去。那时,如一只是单纯地认为,那双布鞋真的是不合她的脚。

如一拿回了鞋,放在自己住处的书柜下面。如一看见浅橙色的绣花布鞋,心里都会想,是给她买的。每次想,如一心里都会滋生丝缕暖流。

两年前的冬天,遭遇极寒天。既然布鞋不能穿,那就为她买一双保暖鞋。如一打着伞,顶着风雪,去专卖店买了一双暗花枣红的保暖鞋。如一想,她的脚不会再受冻了。半月有余,她对如一说,穿保暖鞋,走起路来不舒服。如一担心,万一,她跄到、绊到、跌倒了,都是不好,拿走就心安了。

那件呢子大衣她又说有点小了,她打如一的手机,让如一去拿。如一说,不用拿,穿上身,坐在沙发上可以盖腿,但她仍然让如一去拿。

 

她的坚持,连同她的语气,在十二月的空气中,让如一的神经,凌冽、清亮。瞬间,如一有了明白。原来,她的心里,一直都在拒绝如一。这让如一,泛起痛楚。
回想过往,如一的心头,冒着莫名的怒火。以其被表象掩藏着,不如就撕破了它。如一想,在剪碎巨佛后,再把心里滴出的血,一点一点的讲给她听。
如一在讲的时候,不用顾及她的感受。讲完,转身离开。再或者,如一不用带剪刀,只把巨佛带走。在走之前,心平气和地跟她说一些话。就说,那些为她买的衣物,她不要没关系,那是如一的一片心,只要心意尽到,就行了。如果她不想看见,直接扔掉。如一说完这些,会拥抱她。临走时,也会让她多保重身体。

这两种可能性,在几个失眠之夜,不时交替地浮现在如一的脑海。白天,有工作要做,因为当月的计划还没完成。市场难做,同行的竞争较为激烈。

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如一,几天的忙碌似乎淡化了忧戚。待如一有了清闲,静了心,不由得还是想起了她。

纵然是受了伤,且是她的言行,逐次地在瓦解仅存的亲情。但又想到,她是一个母亲。母体为大,大道天成,天为一,一为道,道为万物本源,即为无。无,就是没有,就是放下、消失。
想到这里,如一决定,不去见她了。自此,她是她。如一是如一。

作者简介:
雅兰,著名作家,社会学家,旅德访问作家。以思想敏锐、文字敏锐、视角独特著称。游离于言论、散文、小说、诗歌等诸多文体。在公开发行的刊物及相关网页开设各版《雅兰专栏》。著书《中国很高兴》、《性殇》、《从压抑到泛滥》、《断裂的后现代》、《在我离开你之前》、《中国人在德国》(待出版)。

成名作,为小小说《南京呆B》。因此作引发的风暴,被中国文坛列为《新世纪以来的文学事件》之一。被《北京文学》杂志评为“2004年中国十大文化热点之一”。轰动中国文化界。与此同时,引发海内外海量媒体的关注与跟进报道。并在2018年,入选“江苏省改革开放40年最具影响的40篇微型小说”。
 

“微小说专栏”征稿
正当新冠病毒肆无忌惮、横冲直撞之际,平民百姓不得不自觉、自愿居家防疫。在此望断白云、思故乡、念亲人的困顿时期,德国《华商报》、“德欧华商”公众号力克时局艰难,开辟微型小说专栏。
 
一个小小的窗口打开,从文学的角度探视人生故事,点开心灵的呼应,籍慰望乡的无奈。专栏虽无稿酬但不限于首发,有心人可以将没发表过或已发表过的微型小说作品投稿发至以下邮箱:
Jens.Storjohann@t-online.de(谭绿屏女士)
lisaluxiaoyu@msn.com(小宇女士),
投稿人请注明“微型小说专栏”。
 
征稿说明:“德欧华商”公众号“微小说专栏”投稿篇幅约1000字左右,每月月底(30、31日)结稿。同时,德国《华商报》也将挑选适合德国读者的微小说进行转载。
谢谢大家,我们有缘共同发展欧洲微型小说。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