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冠疫情下闲话趣事:毛辣、赏雪、健身、画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二零二一年元月二十四日,周日,居委主任
作者:西王

 

早上起,雪花片片,落地,将冻土铺上了白毯子,残花盖上了保护顶。

 

黑色,一丁点儿黑光,一晃,在我眼前一亮——匍匐着,精准跃入雪炕,挪动、闪动、左右摆头、观察地形,后确认无碍,迅速穿过白色雪地,遁入树林。

这一套连续动作,如同侦察兵,我不用看,就是邻居-隔两个门洞 ,他家的猫咪-“毛辣”。

 

毛辣巡岗

今天碰巧了,大雪当背景,黑猫活道具,动作灵巧,黑白分明,黑色因白色而显贵重。

这“毛辣” 在我们这出没,已经有不少年了。

与人不同,这猫咪“毛辣”每天都会到各家各户打卡,我们邻里横向有五六家,每一家都有一小块巴掌地,它就肆无忌惮地僭越,一家家跑 ,一家家去哈喽着。
人们呢,也报之于礼,你好,毛辣,过来啦,毛辣的热闹劲不亚于从前乡下老家的串亲访友。

记得夏天,它最会挑的地方就是我们大家的绿色草坪,每次我家大福回家,一看它那妖劲,便腾出手,指着毛辣:“哼,毛辣,我刚整理好的草地你怎么又捷足先登了!”。

“毛辣”有时候更夸张,居然斜躺在井盖上,一副主人样,我们在一边吹胡子瞪眼,它瞧都懒得瞧你一眼。

最近这段时期连续禁足,“毛辣”也有所感觉,显然,它顺着弄堂往外溜达的次数大减了,这也增加了它自身的安全性。“毛辣”至今为止的三四年的历史,曾经三度走没,也不知最终如何返回根据地的。也许它该命好。

“毛辣”尽管在各家出没,却也不是”一毛不拔”,它用它的独到方式来调解剧情。
有几回,我两口子为了这一餐谁多吃了半个面包正在”斗”嘴,它基本都是踩点到位,不请自来,身躯那么一晃,朝我们瞄几眼,我们的注意力立马就被拉走: 毛辣,毛辣,你来有事吗?
“毛辣”呢,头一扭,对我们说,不就那么点破事吗? 出来,陪我透口气。

这些天,天一黑,大福就开始伸胳膊、踢腿、弯腰、爬坡。

疫情中,健身房关了,带来的后续效应,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家在家里配置起健身器材,什么圆弧机,划船机、哑铃、单杠等,都悄悄进入了千家万户。

刚看到一则消息,美国的线上健身公司“Peloton“在疫情中逆势增长,极其凶猛。

按理,这家线上公司,在线上也是卖跑步机、划船机等,但它加入了一个让人很难拒绝的特色——让有志者抱成团。

简单描述其特点,就是在运动器材之外,硬件上添置大屏幕,类似特斯拉电动车内的仪表盘,一目了然,而软件呢,则是它的灵魂,可以顺畅组建互动小组和拉入更多有兴趣的大牛们共同分享运动体验。
 
如此看来,面对疫情,人人自危,谁都有可能不慎“中招”,但恐惧却没能压住人间烟火:

以前很少进厨房的人,也开始学习做饭,配菜,煮汤,陪家人,把合理调配一天的饮食,作为一天里理所当然的重要内容;

以前马不停蹄的人,再次收住了腿,安静了之后,重新打开箱底,找出小时候的各式玩具。德国的铁路轨道模具厂,线上订单多,太多的玩具爱好者不能出门,偏要在家里“穿山越岭”,无奈,赶紧把退休技师邀请回车间指导,全力铺开生产线;

当然,懒得在家运动的人,很多加入了居家运动的方式 ,最大的动力,还在于明白到,运动有助于减少内心困扰。据调研,疫情期间身体出问题,一半源于心理不稳定 或曰 心理不够健康。

这个时候,更多的人想起了那句熟悉的劝导,它形象生动:“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今天,我们大部分人过的日子,住得温暖,吃得佳美,物质上感觉不到有特别的缺失,但面对突如其来,又耐功夫十足的全球世纪流行病,还是觉得很不爽。

不少人反思,难不成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原本就不可能“太平无事”?

人间常有“意外”,或许正是这些断断续续的意外,铸成了我们的灵魂得以通向上帝的必由之路。

处于疫情禁足期间,所有的幼儿园生,小学生、中学生,都不同程度受到冲击。

孩子们跟着爸爸妈妈跑出户外,却不能与同伴们一起玩雪,幸而他或她,自个儿还可以驻足野地雪场,久久地仰望天空。

孩子睡了你都干什么?

莱比锡的网课老师沙莎,不失时机又一次摆出了擂台
“一起画画吧,拿起画笔的那一刻,一天的疲惫全都烟消云散……每周二晚8:30,成人美术直播课马上开始了,有兴趣的赶快联络我哦。”
 
更多的孩子倒过来,索性 在家里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父母。

《华商报》编辑部的大编们不得已也Home-Office,但他们的出稿量,编辑强度,以及时效性丝毫不拉,出稿如井喷。那些女编们边编稿,边照料孩子,尤其应对好动,且有创意的男孩子,两手都不赖,令人拍手竖拇指。
除了孩子令人揪心外,还有就是老人群体了。

前些天柏林的一位华人大学生佳伟好懂事,从柏林給老爷子快递了食物,老爷子“逢”人夸奖。

之前几年,老爷子一直是佳伟的课外辅导员,专门教德语。我们华人中,与德国老人有这样交流的人,一定不少。

因为听说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太好,佳伟不放心便恳请委托我,就近去探访一下。

瞧,老爷子把我认出来,几乎有点儿喜出望外。我说,好久不来了带点儿东西过来。他心急转身,扒开我搁在地上的“礼袋”,瞧了瞧,摸了摸,突然提起手臂捂住眼睛,抽泣起来。
我茫然,不知出啥事。

赶紧说,佳伟让我早就要来看望,这不疫情嘛!

老爷子道了好多声,谢谢,谢谢,谢谢。

回到家里我闭门回忆这一片段,长长的禁足,客观上让好多人 处于困境,很多年轻家庭首当其冲,长期呆在家里引发精神疲靡,而另一方面,我们很少了解的则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陷于生命末端,如果周边没有温暖 ,就更感觉无望了。
 
我们家的广播体操,位置恰在落地大窗户前。每回,毛辣都会挨着玻璃窗,看健美操,虽然还没有尝试与其他人边健身边分享,也缺乏社区红袖章施关心,可有”毛辣”在,我家的健身活动还是坚持到了今天。

今天刚过去那一会儿,”毛辣”就着雪地穿越而过,对于我们如同天外来客。这雪有多白,这毛辣的 黑毛,就多迷人。
我们盖房,整地,维护绿草香花,其实都是为了与大自然环境有机结合,要说谁最有收获? 一定是毛辣们了!

但总归,我们自己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只要还对园艺乐此不疲,对日常健身尚有兴趣,对美好生活还有积极的盼望,唱歌、看画、远足、听音乐、读书、烧烤,施舍——持有爱心、快乐,甚至“出乎意外的平安”,那么,我们就乐意让毛辣继续当我们这片的“居委会主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