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荷文苑】德国小朋友之间的小误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被冤枉了

作者:施靖扬

“哔哔哔……”手机响了。我还在睡觉时,突然有人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困得睁不开眼,但还是用手摸到了床边写字台上的手机。“是谁打来的电话呢?”我勉强睁开眼看,原来是我的朋友奇明。我马上把电话放在耳旁。奇明在电话中问我今天有没有时间,邀我下午三点跟她出去玩。我立即就答应了。

起床后,我先给自己泡了一碗粥当早饭。我最喜欢吃粥加肉松了!吃完早饭就已经十一点钟了。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我最喜欢看的电视剧《欢乐颂》,然后出门在外面吃了午饭。我看了看手表:“时间过得真快呀,已经下午两点了,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赶紧跑回家,带好手机和钥匙,刚想出门,突然想到:咦,我和奇明是在哪里碰头呢?

我决定给她打电话,但是她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开始着急了,现在该怎么办?我又拨了两次电话,但是还是关机。“唉呀,这下子麻烦大了!奇明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孩,如果我今天不去,她肯定会多疑,会很生气的。”我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来联系到奇明。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想了半天都没有主意,只好难过地做别的事情去了。

吃完晚饭,我刷完牙,就直接上床了。不过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总是在想奇明会有多生气。最后我还是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有很多功课得做,所以没有时间给奇明打电话。

星期三,我终于有时间给奇明打电话了。拨了半天,她终于接了。她生气地问“为什么你上次没来跟我碰头?是不是因为你不想跟我玩了?”我连忙说:“不是不是……”然后我把事情的经过和原因告诉了她。听完,奇明回答说:“对不起,冤枉你了。好像是我的错,因为那天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我没接到你的电话。”我连忙说:“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天再碰头。”“好!”奇明开心地答应了。

 

吴垠老师点评:
 

本文的巧妙之处在于构思,叙事角度的选取正是这构思的一部分。小作者站在奇明好朋友的叙述视角上来刻画整个故事,使得文章在对爽约者的心理描写上占据了较大优势,更易于刻画好“理解”这一主题。在这一视角下,读者可以从一开始就了解到爽约者“我”的真实状态:“还在睡觉”,“眼睛睁都睁不开”,可一接到朋友的相约电话,就“立刻答应了”,并且兴致勃勃,充满期待地准备着。而后,文中的 “我”因联系不到奇明而着急,因无法与奇明会面而难过,爽约后“怎么也睡不着觉,总想着奇明有多生气”。这诸多心态能得以自然真切地展现,与其叙述视角的巧妙设置密不可分。此时,完全了解事情原委的读者也和爽约者“我”一同承受着“被冤枉”的感受,一同期盼着被“理解”。

本文构思的巧妙,还体现在对爽约原因的设置上。小作者把被冤枉的原因设置为相约时只约了会面的时间,忘记了约定“在哪里碰头”。少年约会,本来就可能犯粗心的毛病。冤枉源于误会,而误会的释然也自然会使冤枉得以解除。

通常来讲,材料作文既有指向性,又具有一定的灵活性。本文为了突出误会,特别强调了“我”打不通奇明电话的困境,而并未提及原故事中奇明打电话的细节,这一变化既是因叙事角度的变化而产生的,也是为突出本文主题而做的细节调整。这样一来,奇明的粗心大意和虑事不周便成为了误会的主因。

当作文以第一人称“我”作为叙述主体的时候,读者便和作者站在了一起,文章情感的表达也就更为直接真切了。

华商报“小荷文苑”专栏说明

为了激励德国华裔青少年积极学习汉语,克服汉语写作的困难,使之成为中德友好交流的重要桥梁,本报新辟“小荷文苑”栏目,向18岁以下华裔学生征集各类优秀作文登载发表,并适时评选出 “《华商报》杯‘小荷文苑’优秀作文”奖,颁发证书奖品,以资鼓励。与一般作文栏目不同的是,“小荷文苑”文稿由吴垠老师编辑并附以推荐理由后登载,推荐评语既表达对小作者的肯定,也便于同学们更好地学习其优点,从思路、文辞、写法等方面受到启发。“小荷文苑”作文的题材、体裁和立意均不限,是华裔青少年张扬个性,充分展示成长风貌的园地。

18岁以下华裔青少年可将作文投稿至电子邮箱:wuyinde@gmail.com  。本报将逐步发表,并适时评选出 “《华商报》杯小荷文苑优秀作文奖” 颁发奖品和证书,以资鼓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