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龙的东西】看着“这扇门” 你会想到什么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门(之一章)

作者:毕家龙

沉吟柏林墙边,偶得佳句:“一墙分东西,不是东西。”

我的文字,大多是清醒的胡言乱语,不是不是东西。走遍大半个欧洲,听伪劣文人家龙,说东道西。

门,我们每天要进进出出的,可是,我们并不在意。

儿时,爸爸妈妈牵着我们的小手,把我们送进了校门。

读大学,我们负笈远离家门。

工作后,我们骑车(开车)出门,到了单位,局长进局长办公室门,科长进科长办公室门,公务员、办事员进大办公室门。

旧时的名门闺秀待字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女子出嫁到男家,称做过门。

下班回到家,关起门来是一家人,而关了卧室门的一男一女就是夫妻了。

西方人战胜了敌国,班师回国就大肆建门,以炫耀武威。法国的凯旋门、德国的勃兰登堡门,我盘桓过。北京的天安门,过去是拱卫皇城的大门,文革中是祖国的心脏,现在是旅游景点。

大禹治水,三次经过家门都没进去看看。《孟子·离娄下》:“禹稷当平世,三过其门而不入,孔子贤之。”是公而忘私,我想,也许大禹的妻子就在治水工地上,他无须回家;或者妻子回了娘家,家中的门锁了;也不排除夫妻感情不好,以今度之,权力大了,外面有了小三,懒得回家。

晏子出差到楚国,遇到大门小门的问题。楚人听说晏子个头矮,有意要戏弄他一下,于是,在大门边开了一扇小门让他从那进。晏子说:“我是到楚国来,楚国不是狗国,所以,我不应该从狗门进。”楚人自讨没趣,只好让晏子从大门进。

“门泊东吴万里船,”可见唐代的水路运输十分发达。如今,陆路高速如网,少有乘船外出的了。当年,长江江面上“东方红一号”客轮、“东方红二号”客轮……上水到武汉下水到上海,很是繁忙,很是壮观。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夜色中的剥啄声,很美妙的。半夜三更,僧人敲的是谁家门?若是隔壁的二妞,就不好了。

门庭若市,可以是有权有势时的状态;而门可罗雀,则是失权失势时门前冷落车马稀的状况。

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苏门三学士”不可小觑,老爸苏洵、两个儿子苏轼、苏辙都有文采。可是,同样有文采的戴南山却下场凄凉。一人犯法,满门抄斩,是旧时最严厉的刑罚。

叶挺《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叶挺的凛然正气,令人敬畏,他终于没有从狗洞爬出。

为追思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的李公朴先生,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演讲》慷慨激昂:“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表现出视死如归的凛然正气。

人生在世,无不是把门外的钱拼命往门里挣。一些人是正当地挣辛苦钱,一些人是玩门道捞贪腐钱。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关起门来打狗,是一种战法;倚门卖笑,是以身体换生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形容困窘到了极限;遁入空门,是选择佛门作为归宿。

朱门,是达官贵族家的门;豪门,是有钱人家的门;柴门,是农家人的门;蓬门,是贫苦人家的门;山门,是寺院的门。

人体也有几处“门”:脑门、门牙、幽门、肛门。

门当户对,也许是对的。若是诗人的女儿嫁给了屠户的儿子,她见男人杀猪,也能吟两句:“杀猪的,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真的好好伟大耶!”若是做官的儿子娶了收废品的女儿,平日有人送礼上门,她把包装拆开收下盒子,将里面的东西退还给送礼的人,因为,她只知道盒子能卖钱。

门有门神。据说是唐代的秦琼和尉迟恭,俩人一左一右守门,而足球守门员是一人。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是新岁的祝福。桃符,指绘有神荼、郁垒两个门神的桃木板。神荼、郁垒是秦琼、尉迟恭的前任门神。

有一扇门少去惹它,什么门?监狱的牢门。歪门邪道,是前往铁门的捷径。

还没人专门写过《门》。

门,还有很多。不一。

天堂的门,随时都开着的,不过,那里离你我还非常遥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