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命中是否有这样一个难以忘怀的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养女丽萨

作者:子初

做客德国家庭

一个周六晚上我和先生应邀去做客。为了搭配我的镶有漂亮花边的白色亚麻衬衫和是两边开叉的牛仔长裙,我佩戴了一副蓝色贝壳耳环和白色贝壳项链。按照德国的社交礼仪,去别人家做客要多少带点礼物,我们带了一瓶装有铁质花篮的葡萄酒,又买了一盆漂亮的兰花,捧着这两件礼物按响了主人家的门铃。

门开处是女主人克里斯蒂娜,她亲切地与我先生打招呼、拥抱,先生向她介绍了我,克里斯蒂娜引荐了她现为德国一所大学宗教学教授的丈夫,随后我们被请进了房子。克里斯蒂娜五十二岁,身材略有发福,以前曾嫁给一位美国犹太人,在以色列居住过几年,之后在美国联合国总部工作数年,后来她离了婚嫁给了现在的德国丈夫贝安特。贝安特与前妻生有一子,现年二十二岁在服兵役,客厅里摆着这位儿子与女友的合影照片。而克里斯蒂娜没有孩子,近年他们夫妇从智利领养了一个儿子利奇,又从哥伦比亚领养了女儿丽萨。

这会儿另外三位客人也陆续到了,一对儿夫妇带来的一盆绿植,另一位带了一瓶葡萄酒。主人并没有请客人入座,大家站在客厅里聊天叙旧,大家说着我听不懂的德语,聊得热火朝天,而我成了局外人。终于挨到主人请我们落座的时候,三个女人坐在桌子的一边,四个男人坐在另一边,这时主人开了一瓶白葡萄酒,大家举杯碰杯。此时克里斯蒂娜提议因为我听不懂德语大家用英语交谈,立时得到了响应,大家立刻改用英语,我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英语都很流利,就连另一位先生的妻子也是朗朗上口、毫不含糊。

说话间,开胃菜已经上来了,今天是男主人主厨,女主人陪客人聊天,这还真是少见。开胃菜是托在一片生菜上、浇了火腿末芝士的三个白蘑菇,味道还不错。没有看见孩子们下楼来吃饭,我好奇地问女主人:“孩子们不来吃饭吗?”她说儿子在外打篮球,一会儿回来,女儿丽萨吃主菜的时候会下来的。我以为还会有其他的菜,可是主菜已经上来了,是一盘宽面条配奶油汁,配有三块用薄火腿裹着的烤猪肉,以及三块水煮西兰花。倒是蛮像份儿饭的,可惜那奶油汁太少不够拌面的,猪肉也是干干的,整个主菜味道寡淡,我只吃了西兰花和一点面。

可爱的丽萨

德国人待客不像国人那般热情,菜是没有什么好吃的,而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主人的养女丽萨身上,她是在上主菜的时候从楼上自己的房间下来的,她12岁,嘿嘿瘦瘦的,黑色长发披在身后,两只黑色大眼睛在黑眉毛下面灵光闪动,纯洁无邪,牙齿略显得大了些,她总是笑容可掬,使她显得非常可爱,在我眼里她是很美丽的。刚下楼来的时候,她笑着和每个人握手,跟我握手时,她问克里斯蒂娜我是哪儿来的,得知我来自中国时,她要我说几句中文,我说“你好,你很漂亮”,她笑得更灿烂了。她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来后,两只大眼睛不时地朝我一下一下地瞄着,我也一直在关注着她。见她盘子里只有宽面条和猪肉卷,我问克里斯蒂娜:“她不吃西兰花吗?”克里斯蒂娜说:“她很多东西都不吃,刚来的时候基本上什么都不吃,只吃土豆,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们让她渐渐适应,一点一点地增加食物的品种,不过她还是最爱吃土豆,可以一天三顿吃土豆,每天吃也不厌烦。”说着克里斯蒂娜用手抚摸了一下丽萨。丽萨盘子里的宽面条上面没有奶油汁,克里斯蒂娜说她不喜欢,一会儿她起身跑进厨房拿出来黄油,用刀子往宽面上抹黄油,吃了一口却又放下不吃了,跑到克里斯蒂身旁跟她耳语,随后跑进厨房,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只大苹果啃起来,同时不时地向我一眼一眼地瞅着。

我对她的好奇只增未减,我向克丽斯蒂娜询问收养她的过程。她出生在一个哥伦比亚非常贫穷的家庭,父亲很暴虐,常常打她,后来她被当地一所孤儿院收养,三年前克里斯蒂娜从那里领养了她。克里斯蒂娜说:“我们几年前决定领养孩子,并且希望是比较大点的孩子,后来发现这很难,因为大多数家庭都是要领养婴儿,很难找到年龄稍大的孩子。我们去了几次智利和哥伦比亚,和当地的机构接洽了很久,提交了很多文件,最后在三年前才从智利领养了当时十岁的利奇,同时又从哥伦比亚领养了九岁的丽萨。去年我们带着他们俩去可智利和哥伦比亚故地重游,丽萨却不想见自己的父亲,她仍然清楚地记得父亲对自己的粗暴,她还记恨他。”

耳环引出的西藏话题

这会儿门铃响了,是利奇打完篮球回家来了,他走过来跟大家打招呼,他有着垂肩的黑色直发,五官很俊秀,皮肤黝黑而细腻,完全没有印象中智利人那种高原山区人的粗犷,他的神态和举止不像那些亲生孩子那样自在、随意和放松,他显得拘谨、有所顾忌。这会儿功夫,丽萨已经跑进跑出几次了,伏在克里斯蒂娜耳边耳语了几次,克里斯蒂娜笑着对我说:“丽萨喜欢你的耳环,她刚刚扎了耳朵眼儿,所以这些日子她特别留意耳环。”我说:“如果她喜欢我可以送给她”,克里斯蒂娜很客气地谢了我,她显然没有把我的话当真。这会儿丽萨坐到了克里斯蒂娜的大腿上,眼睛闪闪亮亮地看着我,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了,我说:“我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送给丽萨一些更漂亮的天然石耳环和项链”,克里斯蒂娜翻译给她后,她马上欣喜地问这些漂亮的天然石是哪里来的,于是我就告诉她在西藏有许许多多的天然石头,色彩艳丽,她马上又问西藏在哪里,我说西藏在中国的西南部,那里有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喜马拉雅,那里有绿色的、粉色的、蓝色的、红色的石头,我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她毫不犹豫地说紫色,我说我还真没有看到过紫色的石头呢,你还喜欢别的颜色吗?她说蓝色,我说好,那我下次来就给你带来蓝色的耳环和项链。她听了很是高兴,我又给她讲在我居住的北京,有一些来自西藏的藏民,他们从家乡带来当地的手工艺品在街上卖,有牛角梳子、各种用藏银打造的银器,银手镯、耳环和项链、戒指等等,而我最喜欢的是那些色彩斑斓的各种天然石做成的首饰,这些石头都各有名字,我只记住了猫眼石,确实很像猫的眼睛,有绿色的和粉色的。

我还告诉她们几年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开始出现一些藏民,他们三三两两地一起在街头巷尾摆摊卖货,他们把货物都卷在大布包里,驮在车上,他们都懂得跟城管打游击,他们用车驮着行囊等在街边,到了下午五点,他们就在地上展开那块藏宝的布卷,或者支上货架做起生意,操着带口音的普通话开始叫卖,他们常常出没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外和饭店周围,每次看到他们,我都会停下脚步,伸头在他们的货摊上寻找有没有我喜欢的饰品,常常是一次买下好几个,至今我已经收藏了不下几十个了。除了我真的喜欢这些天然质朴、又不失华丽的饰品外,另一个原因是觉得这些藏民们生活在异乡不易,希望通过买他们的货对他们的生活有所帮衬,尽微薄之力而已。克里斯蒂娜逐句地把我的话翻译给丽萨,她饶有兴趣地听着,不时地提出问题,所有人也都在安静地听着,还不时地提出一些关于西藏的问题。

晚餐结束,盘子收了,客人们的酒杯一再被斟满,来宾们一边餟饮着各自的葡萄酒,一边闲聊着,话题当然不是孩子所感兴趣的,于是两个孩子上楼各自进了房间,这时克里斯蒂娜开始准备甜点,是今天从附近人家地里摘的新鲜草莓,绞碎成酱再冷冻成冰,这会儿用搅拌机打成冰霜,就制成了草莓冰淇淋,每人两小球,上面放一片绿叶作为点缀,做好后她端了两小盘上楼给丽萨和利奇。在吃冰淇淋的时候,我从耳朵上摘下了那对蓝色贝壳耳环,放在克里斯蒂娜面前说:“这对耳环送给丽萨了,请你代为转交给她”,她看着我,有点不相信似的,然后连声道谢,我说:“我下次来的时候,会再给丽萨带来些西藏首饰送给她。”她听了一再地谢我,这时她丈夫贝安特起身说:“我该去跟孩子们道晚安了”,说完就上楼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楼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阵拖鞋敲地板的声音,只见丽萨一阵风似地从楼梯上跑下来,直奔克里斯蒂娜,我会心地笑了,丽萨跑到克里斯蒂娜身边,拿起桌上的耳环,捧在双手里细细地看着,脸上绽放着笑靥,这时候贝安特出现在楼梯口,笑着看着这情形。

聚会结束客人们起身离去,当我们走到车边开启车门时,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门边丽萨瘦小的身躯依在克里斯蒂娜身旁还在向我们挥手,她那闪烁的黑眼睛和如花一般的笑颜定格在那一瞬间,使我至今难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