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初物语】华人讲述德国人乘船旅游的景象 好会享受生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多瑙河游船之旅之二

作者:子初

没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我的房间,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最近的逃生通道,记住它的位置,然后回到房间开箱将衣物放好,把护照和贵重物品锁进保险箱。一切就绪后,我们就开始熟悉船上设施。最上一层是甲板,大约长120米宽40米,设有桌椅和躺椅,位于中间的部分有遮阳帐篷。船头是船长室,船尾是一个直径只有5米、水只有齐膝深的迷你泳池。挨着泳池的是一个小型高尔夫球场,备有球杆,游客们可以随意挥几杆而无需付费。再过去是一个小型游戏场,地上画着规则的图形,我们并不懂这游戏。下一层是大堂,前台接待和经理室都设在这里,两边是档次较高的上层客房,每间客房都设有大型玻璃窗和阳台,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岸上的景色。再下一层是下层客房,因为房间在水平面之下,所以只有一个长方形的窗户在墙面的上部,基本上看不到岸上的景色。在这一层的中间位置设有一个桑拿室和一个微型健身房。

爸爸在甲板上舞剑

晚餐时间到了,船上有两个餐厅供应晚餐,一个是自助餐一个是零点,零点餐厅需要提前一天订位,今晚我们选择了自助餐。因为来得早我们选了一张靠窗的六人桌,整个餐厅都是大落地窗,客人们可以一边就餐,一边观赏两岸风光。今晚的汤是奶油蘑菇浓汤和牛肉蔬菜汤,主菜是烤猪里脊、炸鳕鱼、奶油南瓜鸡肉、猪肉西兰花、芝士烤土豆,有五六个冷菜沙拉,配几种面包、火腿和芝士,水果是西瓜、伊利莎白瓜、蜜瓜、葡萄和芒果,甜点是提拉米苏和巧克力布丁。好丰盛啊!船上的一日三餐都是自助大餐,菜品中没有滥竽充数者,全部是精致菜肴,每天变换菜式口味。此外每天下午四点,在酒廊有下午茶点,供应免费咖啡、茶和蛋糕,有时有冰淇林。晚上十点半以后,在餐厅还备有小吃。对于早起的人们,他们称作“早起的鸟”,每早六点至七点开早餐之前,在酒廊有点心供应。真是贴心又周到,不愧为四星级游船。

家人在自助餐厅用餐 

晚餐过后,人们都来到上层甲板坐下来,边欣赏两岸风景边品着酒。在暮色黄昏中,多瑙河静静地流淌,波光粼粼,显得格外温柔浪漫,微风拂面,一弯新月在天际显现,另一边夕阳如晖,几架飞机从高空划过,留下几条长长的彩云,两岸灯火阑珊,景色如诗如画。多瑙河是浪漫之河,多少诗人、作曲家为她歌颂。此时从酒廊飘来阵阵音乐声,那是奥地利著名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蓝色多瑙河,那华丽、高雅和优美的旋律在夜空中回荡。

船上每日的生活有一定的规律,每天两次船停靠一岸,客人们下船游览2-3个小时,回来时,服务员用托盘端着冰镇果汁等候在大堂,暑热口渴的游客们拿起果汁一饮而尽。游船起航继续前行。那些腿脚不便的老年人索性不下船,因此每日三餐和茶点自然成为船上生活的重点,而船上准备的每一餐都是丰盛而精致的。客人们除了早餐不喝酒以外,中餐、晚餐必定饮酒,除此以外,还有下午和晚间,客人们无论是在房间、或是在甲板上、或是在酒廊里,随时随地会点酒水饮料,因此船上酒的消费量惊人,这给船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使他们乐不可支。午餐期间男人们有的喝啤酒,有的喝葡萄酒,而女人们大都喝葡萄酒,晚餐大多数人喝葡萄酒,而且不止一杯。在喝过酒、吃过丰富的一顿大餐后,他们常常还要再点冰淇林,然后再来咖啡,难怪这么多大胖子,而且越胖还越吃。

随团在斯洛伐克小镇游览

一般在午餐之后,客人们喜欢来到上层甲板,许多人喜欢换上泳装或比基尼,躺在太阳底下,面对太阳睡大觉,把自己一通暴晒。可惜身材入眼者只是凤毛菱角,而身形臃肿者比比皆是。睡醒了,动也不动,原地点饮料、点冰淇淋、鸡尾酒。到了四点钟是下午茶的时候,大家来到酒廊,几种蛋糕、茶和咖啡,随你吃喝。有时候是冰淇林派对,三种冰淇林,还有搭配不同的维夫饼干,淋在冰激凌上面的配料好几种,自选任取,有的人吃完一份没够,再来一份。六点半钟开始晚餐,大家来到餐厅,找个靠近落地玻璃窗的桌子坐下,点杯葡萄酒,然后是一顿自助餐。晚餐过后,大家又来到顶层甲板,有的散步,有的坐下,欣赏晚霞享受日落时光。一小时以后,大家又开始点饮料了,服务生忙不迭地往各桌端酒水饮料,上来的是葡萄酒、香槟、鸡尾酒。两个小时以后,有些人已经喝得有点高了,迈着瞒姗的脚步走回房间,上床睡觉。那些精神大的,则去酒廊接着喝,而此时喝的则是威士忌、白兰地一类中度酒,舞台上乐师在唱歌奏乐,酒廊在船的最前方,两岸景色尽收眼底。当进入大城市时,两岸灯火阑珊,传来岸上城市中的种种喧嚣。晚上十点半,早睡的人们已经上床歇息,而与此同时,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餐厅里小食、点心开始供应,酒廊音乐歌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桌上烛光闪闪、觥筹交错、饮至半酣 。午夜,客房的灯一盏盏相继熄灭,船上各处的活动停止,一天结束。

游船途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 

船上的客人绝大多数是退休的老年人,他们的孩子们已经长大成家,他们靠退休金生活,衣食无忧,有的是大把时间,像这样的游船游最适合他们。一位老妇人带了一对十几岁的孙子孙女同游,可是第一天她就失足跌倒,伤及脸部,船方立即为她叫了急救车去了医院,之后的几天她都是淤青着双眼。一位30来岁的怀孕,看样子身孕已有五六个月,和她丈夫无论到哪儿都是手牵着手,十分恩爱的样子,他们总是在甲板上晒太阳,旁晚的甲板上凉风习习,男的回房间拿来一件外衣给她披上,两人还是坐在凉风里,换了是中国孕妇,一定不肯在风里吹着的。在维也纳市中心大花园里,我看到他们躺在草坪上休息,不怕地上的凉气。

笔者在维也纳 

有一对青年男女,在这群老年游客中非常打眼。第一天刚刚开船,他们就脱去衣服,穿着泳装在甲板上打高尔夫球,身着黄色比基尼的女人,虽然身材相貌平庸,神态气质却不同凡响。那男青年下穿一条海滨花色短裤,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古铜色、线条分明的肌肉,他身材俊美、站姿挺拔,黑头发、黑眼睛,是那种让女人们一见倾心的俊郎模样,他看起来像是某个健身中心的形体教练,而她像是一个富家女,他们在健身中心邂逅,女的对男的展开疯狂追求,男的则来这不拒,这是我的猜想。显而易见的是这两人在船上自感优越、与众不同,他们不大跟客人们一同上岸游览,而是二人天地、独来独往。一位大约60-70岁的单身女人,不同于大多数同年龄的身材臃肿的妇女,她身材苗条、穿着讲究、妆容精致、举止优雅、客气有礼,显然她是一位寡妇。在黄昏的甲板上,她披衣独自徘徊;在夜晚的酒廊里,她孤座一旁,酌酒自饮,形单影只。从她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她的孤独,她渴望一份感情,渴望爱,她在寻觅。

笔者与家人在甲板上

(未完待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