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道长说】德国华人探秘董氏奇穴针灸,一学就会医治百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巴黎再遇林大魁

作者:盧道長

 

林大魁,是林正泰的江湖名号,取自灵骨大白重魁(灵大魁),灵骨大白重魁气通三焦,可治全身一切疾病,又有董公“灵骨治百病”之说,故灵大魁可医百病。我想林医师取名林大魁,也有医百病的这层含义,而林医师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传播董氏针灸,也正是在践行着治百病的这个含义,他通过20多年的总结归纳,结合传统的心法,能够在三天之内,让任何一个中医小白学会这个体系,并且真的可以实践治病,这简直是颠覆整个中医界的一件事情,是真的可以让普通人快速成为家庭医生,达到人人会治病,以至于“天下无疾”的理想大同世界的一件功德。

卢道长与林大魁(右)

 

三天学会针灸,并且可以治疗一切疾病,初听起来如天方夜谭,无人相信,即使在我身边见证过很多奇迹并且对我极度信任的朋友,当我说起这件事情时也是不相信,都会说:“道长你能学会,那是因为你厚积薄发,有很深的功力以及中医基础,我们肯定学不会。“那么我要说,我爱人陪我去巴黎玩儿,只是偶尔去课堂上听一听,并没有专门去学,便了解了七七八八,而且她是不懂中医,也没有练功的人。那么就证明,普通人确实可以在三天之内学会这个体系。林医师说:“这个体系是近道的,大道至简,其可以跨越空间、时间以及文化的隔阂,传播给每一个人。”

我习得这个针法以来,也是不断研究,每每应用,效如桴鼓,让人惊奇,既简单无比,又疗效神奇,和我以前所应用之针法大不相同。于是我便深入研究与思考,最后感觉这个针法与《黄帝内经》对针灸最初始的描述若合符节。《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里便有记载,黄帝怜悯百姓疾苦,望其能脱离疾病之苦,便问询他的老师岐伯,想要找一个让百姓都能学会,易学易用难忘,且可以经久流传的技术,便是针道(“余子万民,养百姓,而收其租税;余哀其不给而属有疾病。余欲使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鉴其逆顺,别其出入之会。令可传于后世,必明为之法,令终而不灭,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经纪,异其章,别其表里,为之终始。令各有形,先立针经。”)。可见,针灸的本来面貌便是简单易懂,易学易用,且不容易忘记的技术,甚至普通百姓便可以掌握。

而反观现代针灸主流,难学难用易忘,且需要专业人士,经过非常繁复的培训以及大量实践,方可以掌握。这,似乎与最本源的针道背道而驰啊。接下来《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里又写到针灸的疗效“犹拔刺也,犹雪污也,犹解结也,犹决闭也”,也就是说用针来治疗疾病,就像拔刺、雪污、解结、决闭一样快速,干脆,用现代话说——就是一个倍儿爽!我应用林医师传的董针体系以来,确实感觉有这几样的效果。比如我治疗一个因为车祸肩膀疼痛且无法抬举的朋友,针入痛止,5分钟不到肩膀便抬举到贴耳的程度,且一次治愈;还有我治疗一个比较严重的肘关节炎,一年多,痒、痛、红肿且屈伸不利,也是疗效显著,痛痒皆消,活动自如,最神奇之处是红肿居然在50分钟之内完全消散。我一个学现代医学的德国学生在旁边看得惊叹不已,说:“老师我能理解针刺刺激神经、缓解肌肉张力,可以止痛治病,但是这个红肿居然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除,在我所学的理论体系里完全无法理解”;还有坐骨神经痛、膝关节炎等等等等,皆效如桴鼓。

而这种疗效,是我以前了解的现代主流针灸所达不到的。其实我相信在大多数人眼中的中医都是慢大夫,包括针灸,扎完针不知道是针的疗效还是心理作用,往往要针灸10多次以上才能看到是否有效,这也是我们平常对针灸认识的经验。可见,当代针道之所以衰微,正是因为其沦落为不常用的方法,他缺失了易学易用难忘的特点,同时丧失了有“拔刺、雪污、解结、决闭”一样的惊人效果,人们自然就远离了它。(“凡此十二原者,主治五脏六腑之有疾者也。禀今夫五脏之有疾也,譬犹刺也,犹污也,犹结也,犹闭也。刺虽久犹可拔也,污虽久犹可雪也,结虽久犹可解也,闭虽久犹可决也。或言久疾之不可取者,非其说也。夫善用针者,取其疾也,犹拔刺也,犹雪污也,犹解结也,犹决闭也。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

《黄帝内经》上篇九九八十一篇《素问》主要讲人以及人和天地自然的关系,下篇九九八十一篇《灵枢》只讲针道,也就是我们中医最著名的经典,其一半的篇幅都在讲针,也是《黄帝内经》里详细讲解的唯一治病疗疾之术。我想,也正是因为针道具有“易学易用难忘”且“疗效显速”的两个特点,才是我们祖先选择这门技术编入内经的原因。试想,如果针道具备这两个特点,谁不想学?谁不想用?人人都想学想用了,自然能“传于后世……终而不灭,久而不绝”了。至于针道为何衰微,本文便不再多加论证,可能与保守的原因心法一代一代慢慢失传有关,可能与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单一穴位,忽略整体有关……总之,通过和林医师的学习,以及亲身实践,我似乎看到了针道的本源面貌,或者,至少我看到了针道本源面貌的一角,而不会在茫茫针海中迷失在一个个繁冗复杂的穴位中,看不到彼岸。

《黄帝内经》的成书自古以来皆没有定言,徐文兵老师一直坚信:内经是古圣先贤通过修炼,仰观天地,俯察自身,通过返观内视,关照自身发现的一门学问。这也是我比较认可的一种观点。而通过林医师介绍,董氏针灸也是董公通过反观内照,发现的这个学问。董公原名董景昌(1916-1975),山东东平度县人,自幼学道,且道学修为很高,传闻已到“散则化气,聚则成形”的境界。后来其通过返观内视见诸经脉,悟通针道之后,治疗病患近40万人,得到世人敬仰。现在看来,董公和黄帝内经记载的上古大修行之人何其相像,其所传针道,又和我华夏道法一脉相承,又怎能不认为其所传接近针道本源呢?且董公也是现代人,去世不久,所传针法仍保持其本来面目。所以,我相信董公的正法直传传人林大魁先生一定能将其发扬光大,造福万民,我也很感恩在和林医师的相遇相知中有机会得窥针道本源,受益无穷。

我一直的理想便是天下无医(天下无疾),我认为,这个世界出了一些问题,病越治越多是不对的。因此,我一直研究不生病的智慧,传播内家拳、传播传统文化与养生,寄希望于治未病。认识了林医师之后,我发现,除了治未病之外,让人人都能习得如此简单之针刺技术,也是一条通往天下无疾的康庄大道啊。就如同我帮我的学生Patrick的母亲治疗坐骨神经痛时其所说:坐骨神经痛在德国就是不治之症,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同时他也很快学会了治疗方法,而这,只是很多案例中一例很普通的案例。试想,如果,连德国正规医院都无法解决又很常见的疑难杂症,每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都能简单解决的话,又怎么能不说是天下无疾呢。一方面人人关注于治未病,生了病又可以通过简单的针灸自己处理,若人人皆无疾痛之苦,我们的生活又将会多多少和谐呢?

但愿世间无疾苦,何妨架上药生尘。感恩相遇林大魁,并在本文中感谢林正泰医师无私传播针道,为天下无疾所做之贡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