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颠非是】母亲大人,您一路走好!旅德华人追忆父母往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母亲大人,您一路走好!

作者:蓝镜

2018年8月7日,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对这一天我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在真的到来时还是和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每一次泪奔都会引来因脑血管膨胀而导致的头痛。我一直以为失去亲人肯定是心痛的,现在才知道头痛的感觉会压倒心痛的感觉,本来计划要好好地写一篇纪念母亲的文章,却因为一阵阵袭来的头痛而只能作罢。

翻出多年前写的一篇旧文,那时候父亲和母亲都还健康,现在他们中的一个已经撒手人寰,另一个卧病在床,神智时清时昏,假如今天提笔写二位老人,我肯定不会有那么大把的心思去调侃了,还好当时记下了这些琐事,现在可以拿来充当悼文一用。

—蓝大个和胡司令

 

我爸身高五尺,人称蓝大个。蓝大个人小志气大,传说是我们弹丸之城的邓小平-虽不手握大权,但幕后发号施令,老少官员,无不言听计从。对邓小平之说,蓝大个欣然受之,原因是邓小平以理服人,从不强奸民意(此语发表于八九之前,之后的没做过调查)。

蓝大个不算是个英雄,所以总忆当年之勇,未成年就当了地下党的事,或者刚直不阿勇斗造反派的事都被他自己讲烂了。其实他不知道,有一些他自己从未引以为骄傲的事,才是我心目中唯牛人能做出来的牛事。

我小时候头脑发达,四肢简单,十五岁时才学会骑自行车,本来水平就臭,还骑着个蓝大个剩下来的二八型男车,晃晃悠悠,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某日点儿背,遇到个无照驾驶的司机,两个臭手,不幸相撞,我被甩到几米以外的马路牙子上,二八自行车撵于轮下,前胎变成后胎。蓝大个闻讯赶到医院,见我只伤了点皮毛,开口就骂:小鳖犊子!(蓝大个自创的骂人话,我们姊妹暗地里嘲笑他自己骂自己)。无照司机见撞了个“高干子女”,吓得急忙赔罪,愿出高价,买一辆当时大家都梦寐以求的凤凰牌自行车赔我,还没等我来得及高兴,就被蓝大个大手一挥,给否定了:你无照驾驶,该送交通局处理,她骑车没学会几天就敢跑到街上横晃,撞了活该,这要是再给点物质鼓励,那她以后还了得了!

当时的我为这件事气了好几天,长大以后回想起来,心里竟有一丝暖意——有什么比现身说法教育儿女更重要的呢?

蓝大个是个追求感官享乐的人,他常说,穿好的别人看了舒服,吃好的自己吃了舒服,我才不花钱让别人舒服呢!所以他在吃饭上从不抠门吝啬,而在穿衣打扮、家居布置上却非常斤斤计较。记得有段时间电冰箱刚刚走进平常百姓之家,属于几大件中的一大件,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蓝大个坚决拒绝为了面子买个冰箱当摆设,理由是:剩饭剩菜不如倒掉,用攒了十年的钱换来吃十年的剩饭剩菜,这买卖太不划算。后来偶尔在什么地方吃了冰镇西瓜,从此改变了他对冰箱的偏见:没想到这玩意还有这个功能,买一个很值得嘛。

蓝大个真诚坦率,从不掩饰自己。当年的我青春反叛,喜欢用奇言怪语气翻老师。某日班主任把我的狂言妄论记录在案跑到我们家里告状,1234,没等念完,就把蓝大个笑翻在地:这个小鳖犊子,怎么跟我一摸一样?班主任气得甩袖而去,留下一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女!

多年以后,想起那位老师的定论,觉得挺有道理,只是现在的我不仅不认为他的定论是批评,反而有些为之自豪:有父如此,女之福也。

过母亲节,却先讲了老爸半天,好像有点重男轻女,现在轮到老妈。

老妈娘家姓胡,人称胡司令。胡司令稀里糊涂,但人缘极好。我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胡司令,那就是:善良,善良,善良。

胡司令嫁给蓝大个时,蓝大个是个带着三个孩子的鳏夫,最小的女儿才不到两岁,体弱多病,浑身生癞,医生都说别费劲了,治不好的。胡司令不依不饶,带着婴儿四处投医,正方偏方,能试的就试,真情感动了上天,竟然把这个小癞女养成了后来远近闻名的小号美女——个子没长高,怪不了胡司令。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个别人看了感动、我自己想起来难过的场景:两三岁的我屁滚尿流地跟在胡司令身后一路小跑,六七岁的三姐四仰八叉地趴在胡司令背上享福,路上行人,无不诧异。

某年某日,胡司令在我流露出不满时解释说:人和动物一样,哪个崽子最弱,就最心疼哪个。说这句话的时候胡司令肯定忘了,动物在心疼自己弱崽的时候,应该是分得清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吧?

还记得胡司令喜欢把无家可归的人领进厨房用餐,孩子们抗议不卫生,胡司令就极力辩解:家里吃舒服一点,人心都是肉长的。

胡司令善良善良再善良,有时善良得有点爱憎不分。记得当年有个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政府行动叫做“拉大网”,就是要把全城坏人一个晚上一网打尽,这个行动由政府部门部署,公安部门执行。胡司令的亲朋好友、熟人邻居,只要觉得自己或家人有被“大网”拉去可能的,就尽其所能和胡司令套近乎,想利用胡司令的枕边之便得到点有关拉大网时间的小道消息。胡司令竟然敌我不分,一有消息就通风报信,害得蓝大个夜里都不敢说梦话了,怕破坏了党的纪律,犯下泄露国家机密的罪行。

我后来在西方国家偶尔进教堂听教,心里十分纳闷儿:胡司令一个优秀共产党党员,怎么思想觉悟和基督教信徒们如出一辙?

我记忆力好,能想起来的事太多,就此止笔,祝蓝大个和胡司令好人一生平安。

油画《江山祸水》

 

作者后记:今年春天过母亲节时,我一时心血来潮,画一幅以母亲的形象为参考、把慈禧太后与英国女王混合为一体的画作,取名《江山祸水》,画这幅画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几个月之后画中之人就驾鹤西去化作古人了。当时把画作的图片发到脸书和朋友圈里时还开了一个玩笑:过母亲节,比煽情你们谁煽得过我?今天缅怀母亲,却再也不想使用“煽情”这个词了,因为在相隔于两个世界里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多么动情的话都不是“煽”出来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