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情缘】中国的他背叛了她,而她找到了德国的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从“内嫁”女到“外嫁”女

作者张丽(德国)

 

所谓的外嫁女,其中许多是有过一段不幸婚姻的,不少还带着孩子,德国男人不像中国男人那么在意女人是否二婚,是否带孩子。 
“內嫁”婚姻也曾海誓山盟
李琦原本是个内嫁女,和前夫沙清河是大学同学。俩人不同班也不同系,在大学里并无交往,是在一次外出旅行的轮船上认识的。当时两人戴着同样的校徽,知道彼此是校友后就交谈起来,回校之后沙清河就再也忘不了李琦,寻找各种机会制造“巧遇”。多年后李琦的同学们谈起此事还调侃说,船上认识的晃荡,脚不接地就是不靠谱。
 
李琦和沙清河的恋情并不顺利,李琦的父母是普通工人,老实本分;沙清河的父母是大学毕业,爱虚荣瞧不起人。李琦的父母也不希望女儿嫁到这种人家。沙清河私下对李琦说,他也看不惯父母的不学无术,只重视家里的装潢。当时俩人都单纯地认为结婚是个人的事。经过几年和父母的抗争,又经历毕业后两地生活的考验,有情人终成眷属。当时有诗把爱情比喻成一叶小舟,李琦坚定地说,我们的爱情是经历过风雨的,不是小舟是航母。婚礼上李琦声情并茂地朗诵一首诗《船与码头》:“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可世上却有长相厮守……迎迎送送都是为了顺风顺流,起起伏伏都扛重任肩头,远远近近从未将相思轻丢,相依相偎是为了前程锦绣,相离相别呀,分不清谁去谁留。”热心的同事还把婚礼录了音,并送给这对神采飞扬的新人:“谁也抹不掉你们许下的诺言。”

如果是童话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真是个美好的结局,可是现实中生活还要继续,他们的爱情即使是航母也会触礁。
 
沙清河毕业后在一家军工部门工作,很受重用,几年后被派往德国学习。这时的他们,已经有了女儿晨晨,结婚后一直聚少离多,丈夫两年的德语培训都在千里之外,李琦几乎独自承担照料孩子和繁重的家务。 
突如其来的打击:“內嫁”丈夫出轨
当时出国陪读很不容易,李琦几经周折终于办好了赴德签证,她憧憬着两人的重逢,还惦记着把女儿晨晨尽快接出来。万没想到,李琦到达德国后,却遇到了灭顶之灾。
 
沙清河上语言班时,就和一位同样有家有子的女生关系暧昧,两人到达德国后,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中同居了! 周围的中国学生早就知道,只不过看破不说破,以为他把妻子从国内办来就会好好过日子,大家对留学生中组建“临时内阁”也见怪不怪。
 

可是沙清河深陷情网不满足只做露水夫妻,为了他的“南国女子”不惜离婚。几位好友都劝沙清河三思而后行,可走火入魔的他油盐不进。有同学反过来劝李琦:“他自视清高,我等凡人的话听不进去,你不要再抱幻想了,还是走自己的路吧。”

 
走自己的路?谈何容易!李琦当时没有工作许可,也没有德语基础。公理自在人心,大家同情她的遭遇,热心地给与帮助。李琦开始在一家印尼老板开的中餐馆打工,因为语言不行做不了收入较高的跑堂,只能在酒吧倒酒,但在打工的同时一直努力学德语。功夫不负有心人,李琦终于过了语言关,考上了大学。后来在大学外办的帮助下,把签证从陪读改成了学生身份。
意外收获爱情:“外嫁”婚姻幸福甜蜜
在大学里李琦遇到了第二任丈夫托马斯,他之前没有接触过中国人,和李琦接触后,便被这位中国女性的聪慧、坚韧和勤奋所吸引,李琦也希望早些过上安稳的生活,在相互认识不到一年就结婚了,之后把女儿晨晨来接到了德国。晨晨来了之后,李琦又意外怀孕,当时想尽快毕业的她,并没有计划生孩子,怕影响到毕业时间及找工作等,可是托马斯是初婚,知道李琦怀孕后,先生和婆婆都希望她把孩子生下来,但同时也表示尊重她的选择。善良的李琦,不愿让丈夫和婆婆失望。婆婆从没有因为她是二婚又带孩子而有啥想法,当李琦和托马斯在婚礼上交换戒指时,婆婆高兴得落了泪,当李琦顺产生下小女儿时,婆婆又一次高兴得落泪。

大小两个女儿相差13岁,大的照顾小的,像半个妈妈;小的崇拜大的,像自己的偶像。虽是同母异父,但关系确实亲密。李琦自己半工半读,还得照顾两个孩子,一路艰辛终于拿到文凭(Diplom)。
 
在和托马斯相处时,两人的成长经历、文化背景、兴趣爱好差距甚远,生活中难免也有矛盾和冲突,找工作也不顺利,但对有过之前痛苦经历的李琦,这些都是小事一桩,她已经有了“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需看”的从容气度。其她女朋友遇到感情问题,还会找李琦咨询,她倒成了“知心姐姐”了。
女儿成为最大的骄傲
李琦虽然学的是理工科,可是一直喜欢文学,爱读闲书且涉猎广泛,大女儿刚来时没有朋友觉得孤独,李琦就给她找书看,晨晨在那段时间读了大量的金庸武侠小说和其他文学书籍,德文水平也迅速提高,很快成了学霸,在德国的奥数竞赛中一路领先,《明镜周刊》(Der Spiegel)还报道过,并以Abi 成绩 1.0 获得了大学全额奖学金,毕业工作后如鱼得水。没有得到多少父爱的女儿,上帝却用其它方式给予了补偿。
现在,李琦和女儿们也常互相推荐好书,晨晨还为妈妈订阅了《明镜周刊》。李琦爱读德文报纸,开始只是为了学德语,后来越读越爱读,通过读报对当地时事、文化、历史都有了更多的了解,还常给德国《华商报》投稿。
 
小女儿在德国出生长大,从幼儿园到中学毕业,给李琦开了一个新的窗口。她在陪伴女儿的过程中,也体会到中西方文化在孩子教育方面的不同,慢慢地探索出一个中西结合的育子之路。
 
在德国长大的孩子中文普遍不太好,虽然都上中文学校,但一般也只限于学课文。李琦在小女儿学了五六年中文基础课后,就决定自己教孩子,她陪着女儿读了许多中文书,如《笑傲江湖》《骆驼祥子》《重返狼群》《双城计》《心术》等等。在学中文的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也对中国有了更多的了解。比如通过阅读《心术》,使德国长大的小女儿了解了中国的医患关系。李琦给与孩子充分的自由空间,不把自己的愿望强加于孩子。小女儿高中毕业不走寻常路,不直接上大学而是选择了当海军,这又给李琦开了一扇了解德国军人军舰的新窗口,她也成军迷了。

多年后,李琦和好友谈起离婚的事很平静,现在的她对于离婚已经能够坦然接受,并且意识到爱情只是小舟而不是航母,爱情是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但不是全部。但她还是不能接受且不能原谅前夫对女儿的态度。

前夫和女儿同在一个城市,一年却只见一面,拒绝把女儿带入他的新家。为了少付女儿生活费耍了许多花招,最后被告上法庭,孩子得到了应有的生活费。离婚后的沙清河,并没有得到他的“真爱”,那令他走火入魔的爱情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结局是鸡飞蛋打,把自己活成了笑话。

 
写文、种菜 把生活过成诗
在德国,父母离婚后,孩子大都和母亲一起生活,但在周末或者节假日也常去父亲家,甚至父亲家里还会给孩子留一间房,这在德国是惯例。李琦的德国公婆离婚后,公公付给两个儿子的生活费一直高于法律规定,每当学校组织旅游活动还会额外多付。李琦的小女儿入学典礼和学校音乐会时,离婚的爷爷奶奶都来参加,还可以坐下来一起吃饭,连爷爷的女朋友也能坦然面对,真正做到了好合好散。 
一转眼李琦已经做了外婆,德国早就成了她的第二故乡。工作、读书和写作之外,种菜也是李琦的另一大爱好,她常说“与其谈天,不如种地”。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伺弄园子,把花园打理成微型农场,种瓜、种豆、种菜,其中就有中国人爱吃的韭菜和雪里蕻。她还常把自己种的蔬菜分享给朋友,经她手腌制的雪里蕻晶莹翠绿,尝过的朋友无不称赞:这是真正的家乡味道。
托马斯也常把李琦种的菜,拍照发给他的父母及朋友同事们嘚瑟一下。李琦常给报社投稿写德国的故事,托马斯虽然看不懂也特别为老婆骄傲,还和亲友调侃说:“我娶个中国老婆,对德国都比以前了解多了,她写的德国故事有些我都不知道。” 
像许多外嫁女一样,李琦过着自己平凡、朴实、接地气的生活。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必定会留下一扇窗,可是人们往往哭喊着扑向紧闭的门,却忽略了那扇清风明月的窗。 
李琦站在窗前,向远处眺望,仿佛看见了两个出色的女儿,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海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