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姑六婆】中国与德国的职业观差异,你知道多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关于职业的故事

作者:闻捷

       最近巧遇一个小老弟回德国了。说是小老弟,其实不沾亲不带故胡叫乱答应;小我18岁喊个阿姨是没问题的。兴许人家“尊重”我,就喊我姐姐,免得触动我的“老”筋,姐姐听着又家常又年轻,就这么叫了好多年。

       小老弟是在德留学生,毕业后分别在德国和中国各工作了一段时间,这次属于二次返德。他自己的话说居留还有几个月希望在德国再试试,反正干啥职业也不挑不拣,不行再说。我说你在国内工作不顺心吗?他说谈不上不顺心,就是刚毕业没什么好工作等他,国内海龟一抓一把,自己专业又不是什么热门,高不成低不就也没兴趣自己创业……我说那你在德国咋就不挑不拣这么“乖”呢!哎呀,姐姐,在德国干啥不一样啊,又没人认识我!

       我不知说什么好!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看过无数中国人提到关于在德国就业不分高低贵贱的“美文”,称德国社会的就业观念可圈可点的的亮点多了去了。比如德国的体力劳动者社会地位之高、德国体力劳动者经济地位之高等等诸如此类。所谓体力劳动者这高那高我想应该是相对脑力劳动者比较的,说这个不会有人有异议。德国很多孩子没上过大学就会做一个职业培训,甚至上过大学也有回头再接受一个职业培训的,方便就业。当然是普通的职业:售货员,流水线工人,瓦匠,仓管,园丁,建筑工人……粗分暂且统称体力劳动者。我想前面提到的小老弟这几样职业做不了,因为他没有职业培训毕业证书。他得,他最好得找一个“脑力劳动”的活儿。要是找不到,居留到期,还得打道回府。

       说曹操曹操到,今天我去亚超买菜又碰上小老弟。怎么就聊到了“体力劳动者”,社会地位高;经济地位高。假如你能在德国找到流水线工人的工作或者售货员你会做吗?他说,估计会的。但你不可能回中国做一个“体力劳动者”。他说,那估计不会的。

       他说,回国做“体力劳动者”?那怎么可能,我好歹海龟,我不可能去当售货员吧!我家邻居小亮高中毕业大学没考上也不会去工厂当流水线工人的。姐姐呦,体力劳动者就是“民工”呀!城市孩子,谁干这个!我妈知道怎么见人!

       我只能觉得他说的对,我也能理解他!这是现实!“体力劳动者”这多少听起来在如今的中国不太那么光宗耀祖。也许吧?!

       大学毕业。城市孩子。海龟。妈妈的心!

       思绪回到我的童年。我生活在国内某省会城市。我的家人、亲戚朋友的职业五花八门:工人,科技工作者,军人,售货员,干部、教师,医生……父系和母系囊括了所有职业。童年居住的家属院更是,有三班倒的工人叔叔,有坐班办公室的阿姨,还有如小惠的妈妈是个军嫂在居委会帮忙。之所以记忆深,因为父母工作忙,姐姐脖子上挂着家里的门钥匙“小掌柜”一般常领着我去小娟小惠家里蹭饭。搞得父母总隔三差五捧着自家好吃的送到军嫂阿姨家,给你们添麻烦了,倆孩子就喜欢串门,人家的饭就是香。隔壁的小强带工资学徒,每天回来一身灰色制服还是蛮神气的;张师傅家的大刚中学毕业接了张师傅的班儿,钳工大师傅了;王大胖的媳妇从农村进城参加纺织厂招工被录用了;刘叔叔“气管炎”老是穿着发白干净的中山装上衣口袋别着钢笔,在某厂保卫科当干事;范叔叔是建筑公司的泥瓦匠帮着我家垒的鸡窝就是不一样……

       我父亲虽是“戴眼镜”、“喝墨水”当年竟也和家具厂工作的邻居叔叔一起自己打大衣柜、自己包的红色人造革的沙发。很“洋气”的沙发,内有弹簧,我和姐姐常常夏天披着毛巾被在上面跳着甩长袖扮仙女。

       小小年纪我见识了许许多多平凡的职业,从事着不同的职业的人亲密的生活在一起,不曾有生分,不曾有隔阂。

       职业,在我童年的邻居们的眼里应该只是个职业。

       后来,邻居们忽然都不见了。后来,有些职业忽然也没有了。直到我来到德国我以为我找到那熟悉的感觉。

       我真的喜欢“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没有差距的德国;我真的喜欢“城市”和“乡村”没有差距的德国。我带着由衷的“喜欢”问过德国老师关于德国“体力劳动者”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老师是个经济专业的博士,老师说,有些人是这样的,不爱用脑子干活,那就选不带脑子的工作呗!干些简单的工作!老师的直率彻底颠覆了我对老师个人的“喜欢”。

我想明天打个电话问问小老弟工作找的怎么样了!不管怎么样,姐姐姐姐叫了好多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