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永不失联的爱:疫情下的坚韧与责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天边
作者:许梅(德国Willich)
 
隔着残留在床边那些形形色色的问候和目光,昊泽的气息混合着消毒水味道直接穿透了玻璃窗,与天边滚滚袭来的云朵撞了个满怀。云似乎并没有片刻停顿,行走得更急了,而昊泽的气息却被撞得跌跌绊绊、飘飘渺渺,并渐渐地、渐渐地消散在了空气里。就像在机场,他的目光撞到她的背影、自然被带走又被无情地弹回来一样,那匆匆而过的一片,难道真的是她吗?
四月的云雾笼罩在欧洲Y国的上空,犹如深灰、灰白相间的大朵大朵的情绪,被历经过霜寒的季风吹出了一幅幅万马奔腾的油画。热望与冷傲的较量,总是让春天姗姗来迟,尤其是在这个疫情正在肆虐着全球的季节。
昊泽手里握着的一枚胸针,那上面的云朵图形已是汗津津的了,但此时他却感到了习习凉意。这是温婉临行前放在他枕边的护士纪念章,作为全院最出色的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她递交了请战书,按了红手印,却没有时间好好拥别丈夫和女儿,没有时间细细叮嘱母亲吃药,更没有时间激情澎拜地流眼泪,驰援的队伍刻不容缓!
而就在妻奔赴前线的三周后,昊泽也被选入抗疫专家救援队,只是他走得更远,飘洋过海、翻山越岭来到了Y国。
出发前已二周没有妻的消息了,他与亲人的告别就是把岳母平常吃的各种药按天数分成了30个小包标上日期,在女儿熟睡的小圆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带上一家四口的合影,将妻的这枚云朵纪念章放在贴身内衣兜里,趁着夜深人静悄悄地去了集合地点。
十几人的救援队,在Y国每天数以万计的疫情增长势头里虽杯水车薪,但却带来了希望。
经过日夜奋战,眼看着一个个患者呼吸变得平稳起来,一个个生命重又绽放了光明,眼看着就要回国与亲人团聚了,然而昊泽却发现自己被感染了!他后悔自己没有做到最好防护,他不怪那个不好好配合治疗的患者,也无悔为救一个流浪者所付出的一切。
此刻的他,对那枚护士纪念章寄予了厚望,那是经他再三恳求才被带进病房的。抚摸着它如抚摸妻的背,那是和妻平常劳累了一天回家按摩互慰的爱意。
这会儿暂时撤掉了呼吸机,昊泽把头轻轻转向了窗外,也不知女儿怎么样了?三岁稚嫩的小手、稚嫩的笑容、稚嫩的童声,哪里都是惹人疼爱的心头肉,昊泽虚弱的呼吸似乎触碰到了女儿水嫩的肌肤,让他的唇揻出了一个柔软的O型,并停滞了好几秒。
此时正是中午云开雾散之时,极目远眺,一架飞机把天空划出一条长长的跑到直通天边。顺路望去,昊泽越来越确定,那天机场的背影就是妻的,那是前往S国的通道啊!一串泪珠从他的右眼角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
 
许梅于2020年10月22日原创德国Willich市,献给在疫情中无私无畏的白衣天使——医护工作者!
 
作者简介:
许梅(闲云一片),汉语言文学专业,94年定居德国。文学创作以诗歌、散文、小说、纪实文学为主要体裁,出版个人诗集《天边那一片闲云》,合集《丝路琴音》、《海那边的足迹》、散文小说合集《异彩纷呈新画卷》等多部,千余首诗作和部分散文、小说发表在《诗潮》、《香港文学》等国内外多家杂志、报刊、网络平台,并多次在诗歌大赛中获奖。

2018年被授于首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艺术传播大使”的荣誉称号并颁发了证书,2020年被香港女作家协会《女也文学》杂志社评为散文及小小说年度创作优异奖,并颁发了荣誉证书,2020年短篇小说《天边》荣获海外文轩第二届文学创作三等奖。

       
现为银盛泰集团德国RHD国际贸易公司总经理,欧华新移民作家协会理事、诗与远方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理事、德国北莱茵云翼歌舞艺术协会会长,世界诗歌联合总会终身会员、世界诗歌网注册会员,中欧跨文化作家协会等多家协会成员,经常主持网络平台的文学艺术会议及联欢节目,经常参与、组织两国政府及民间的文化、经济交流活动。
 

“微小说专栏”征稿
正当新冠病毒肆无忌惮、横冲直撞之际,平民百姓不得不自觉、自愿居家防疫。在此望断白云、思故乡、念亲人的困顿时期,德国《华商报》、“德欧华商”公众号力克时局艰难,开辟微型小说专栏。
 
一个小小的窗口打开,从文学的角度探视人生故事,点开心灵的呼应,籍慰望乡的无奈。专栏虽无稿酬但不限于首发,有心人可以将没发表过或已发表过的微型小说作品投稿发至以下邮箱:
Jens.Storjohann@t-online.de(谭绿屏女士)
lisaluxiaoyu@msn.com(小宇女士),
投稿人请注明“微型小说专栏”。
 
征稿说明:“德欧华商”公众号“微小说专栏”投稿篇幅约1000字左右,每月月底(30、31日)结稿。同时,德国《华商报》也将挑选适合德国读者的微小说进行转载。
谢谢大家,我们有缘共同发展欧洲微型小说。
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