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华人在海外被歧视:​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这是最坏的德国,这是最好的德国

作者:乐客

编者按:最近一段时间里,德国华人因Carlsen 出版社的儿童新冠读物中一处病毒来源的描述问题,展开了抗议维权行动,并取得了成功。具体过程请看报道:
相关报道:
华人应理性维权:从德国“卡尔森新冠读本事件”说起
在此次维权活动中,围绕“歧视”、“辱华”等问题以及维权的措施,德国华人中有不同的看法和争论。本号希望有想法的朋友,就这些问题参与讨论。可将文章提供给我们发表。通过讨论,大家会变得更加明智,为华人今后在德国的维权行动提供经验与教训。
 
在此我们推出由“乐客”撰写的第二篇文章,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德国,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是我们的第二故乡。Carlsen连环画事件,让在德华人再一次要面对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的外国人问题。
Carlsen连环画中的片段:病毒来自中国,向全世界扩散
理想中的德国
一方面,很多人都希望,德国应该是一个对所有人特别是对中国人友好的国家,原因概有:
1、它有纳粹原罪,应该代代赎罪;

2、和中国历史上没过节;中德两国关系友好,经济合作紧密,尤其是德国经济对中国依赖性越来越大;

3、华人在德国总体对德国比较认同,等等。

而根据《华商报》几年前连续三年转载的一份来自同一家权威英国民意调查公司的结果,在西方主要国家里,德国对中国的负面评价是最高的(76%),远超过日本(54%)和美国(45%)对中国的负面评价比例!
如果这是事实,那无论是中国政府和人民,还是在德国华人,恐怕都要重新评估这个我们生长于斯的土地了。因为我们认同的德国对中国的正面评价,可能不在这个76%的受调民意之中。
另一方面,很多华人也对在德生活环境和发展趋势深表担忧和不满:治安越来越差,难民政策令人恐慌,世风人情每况愈下,周边(其他)外国人太多,媒体和服务业甚至政府动辄发生令华人不满的事件,等等。其实,其他在德“外国人”又何尝是这样呢?正如我们很多在德国的“外国人”都能切身感受的那样,这里问题好像越来越多,的确有太多需要整改的地方了。
那有没有这样一个理想的德国供我们生活呢?
它看上去是这样的:全国一眼望去,到处山清水秀,街道一尘不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成人们勤奋工作,孩子们努力学习,业余时间全民都在各种体育俱乐部里锻炼身体;大家衣着整洁,举止体面,没有醉鬼、吸毒佬、同性恋招摇街头;人们彼此相敬如宾,见面都会精神抖擞地友好致敬,大家都看重自己、家庭、社区、社团、供职机构和国家的荣誉。
这个德国,人与人之间只有在平等基础上的彼此珍爱,大家团结一心,以每年GDP平均30%的增长率,连同科技、工业、军事、教育甚至体育把欧洲所有国家都甩在后面(超越美国和日本还是有难度的)。这个国家只有成就和赞美,一切都精准运行,根本没可能出现出版社出错书导致部分居民抗议这种事。

这个德国曾经是有的,但寿命不长,只存在了12年。它就是纳粹德国。只是这个“美好的德国”和包括现在为一本德国连环画义愤填膺的中国人在内的任何外国人都没有毛线的关系。
从昨天到今天:德国人如何对待外国人
当年这个“优秀到没有朋友”的德国是这样对待外国人的:对精英扎堆的犹太人,除了他们需要的人才(主要是军界或强力机构人才,如“战斗英雄”)外,千百万犹太人不是被赶尽就是被杀绝,就算祖宗八代是德国人,自己也是专家学者甚至诺贝尔科学奖得主,仅仅因为信了犹太教你就连垃圾都不如,通通都被赶出这片“德意志的土地”。对其他“歪果仁”也自不待言,统统好走不送。
再后来,从这里扑向邻国的士兵,铁蹄其所到之处,都是对其他民族的血腥恐怖统治。曾几何时的欧洲,无论是在巴黎、布鲁塞尔还是华沙、布拉格、贝尔格莱德,德国士兵拉一下枪栓,就能让满大街的人原地怵立。
还好,在纳粹的铁蹄还没踏上更多国家前,“千年帝国”就完蛋了。国家社会党人对外国人的蔑视和仇恨,远不是今天的人类可以想象的。反观当今德国的主要政党,包括选择党,都不可能符合纳粹的心意,在当年会被统统取缔,一个也不会存在。

多年前作为曾经第三帝国军品纪念品多年的买家,我也有几位德国藏家朋友,每次几杯啤酒下肚,他们就会把今天的德国和德军埋汰得一钱不值,说是跟垃圾堆没有两样。
“除了森林,没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曾经有一位如是说,他也真的选择住在森林边。这些人可能就是心怀不满的极右份子,他们心中的德国,是不应该有外国人的存在的。对这些德国人而言,以及对于很容易一夜之间变得跟他们一样的很多德国人而言,今日德国就是一堆崩坏的废墟,是最坏的德国。
今天的德国,的确和第三帝国的“理想国”有天壤之别,并在每一天都不断刷新面孔。分水岭应该就是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德国(西德)的“洗心革面”大约可以分四个阶段完成:
1、先是被战胜国的“四化”(非纳粹化,非军事化,非工业化,政治民主化),差点被国将不国;
2、然后是因为冷战而重新工业化并获得国家主权,为今后健康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三是在冷战结束前完成经济腾飞,牢牢占据欧洲经济最强国的地位;
4、四是冷战结束后至今,统一的德国以崭新的政治面貌积极参与欧洲和世界政治生活,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形象。

贯穿这四个阶段的最重要的变革,就是建立了全新的民主人权价值观。具体说到进入德国的“外国人政策”,远的不说,从1980年代末起到今天,德国对外国人越来越有利的政策演进过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对自1945年以来被盟国改造成民主国家的联邦德国,在思想和言论自由、遵行普世价值观、包容善待外国人方面,都堪称西方国家的“优等生”,这些年来德国每年发放的入籍许可平均有20万之多,仅次于美国(平均85万),早就不是“非移民国家”。这不是任何其他西方国家可以比拟的。
德国作为一个地少人多、资源贫乏、发展压力巨大的中欧国家,在各项与外国人有关的正面指标上名列世界前茅,对于1300万外国移民,动辄上百万的难民,他们已经尽了自己很大的努力了。
同时,德国在西方国家中也是一个移民输出大国,从媒体报道和电视专题采访都能看到,几百年来,很多德国人移民全球各地,包括原始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并几代人一去不返,他们声称:他们离开德国就是因为不想在那里生活,所以没必要还“常回家看看”。
抉择
外国移民、居民和所在国本土人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趋于互相认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德国毕竟是一个基督教为根基的西方国家,其价值观和很多来自中国的华人不同是很正常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是西方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在充分享受言论自由的同时,对不认同的他人言论要“批倒批臭”是不现实的。

在一个民主国家,根除我们不喜欢的言论,是一项不可思议的工程,发动18万在德华人投入筛选、审查、批判、抗议和法律诉讼投入到这场斗争中可能都力所不逮也不可能。

绝大部分在德居留的外国人,都是出于自身的愿望而非德国的邀约而生活于此的,如果有人对德国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是可以再次用脚投票的。事实上,很多人也这么做了。
毕竟人生如此短暂,更何况我们很多人还把配偶和后代都“打包”带到这里,如果感觉到“第二故乡”如此不堪并且很难从根本上改变,那就是是一次错误的人生选择。

人类在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的同时,就一直在信息传播中存在不实之词、蓄意炒作、虚妄宣传、恶意导向的现象,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例外,尤其是在这次新冠危机中。我们对自己的祖籍国,对自己的族群每天都能感受到的种种问题和雷人言论都有着无比的包容和耐心,甚至也自觉不自觉地传播谣言,为什么对一个我们自己不请自来的第二故乡却要求那么完美呢?虽然今天的德国在外国人问题上迈出的每一步,都离第三帝国越来越远,但它也不可能做到所谓完美,正如任何国家一样。

这是最坏的德国,这是最好的德国。
2021年3月14日
 

图片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